花和尚资源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明星校园» 《淫辱優等生》羞恥露出篇

《淫辱優等生》羞恥露出篇
发布时间:2019-07-26 02:00:47   浏览次数:731

本帖最後由 1122889 於 編輯



淫辱優等生序~12



http://www.jkforum.net/thread-5399162-1-1.html





第十三章

惡夢般的輪姦已經過去兩天,雖然敏感的股間還在隱隱作痛,可是在少女刻意的掩飾之下,誰都沒有發現異樣



就連少女自己也驚訝,經歷了這麼可怕的淩辱之後,才兩天而已,不但身體已經快痊癒,就連精神狀態也好像回復過來似的。



當然少女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到後來她其實已經變成主動配合的事實,所以隻好把事情歸咎於時代的變遷。畢竟對現代人來說,貞操雖然還是很寶貴的東西,但是也早就不是古代那種「比生命更重要」的概念了。



而且所謂的「回復過來」也隻是相對的,心情低落還是在所難免。



看著頭領給的避孕藥,少女最終選擇服用下去。雖然這東西很明顯代表著男人們準備再來欺負自己,但是不吃的話並不代表男人們就不會來,萬一不幸因姦成孕的話還會讓事情變得更惡劣。



吃藥的時候,少女不由自主地回憶起那一幕幕殘酷的淩辱,雖然心裡不願意面對,但是身體上的變化實在太明顯,少女連自己也騙不了。



才兩天而已,淫亂的慾望卻不斷湧現,雖然每一次都被少女堅決地忍耐下來,可是越發強烈的慾望卻始終揮之不去。



手指不自覺地摸索到內褲之上,膣穴的位置已經有一小塊布料被沾濕,輕輕挑撥著水痕,麻庳的感覺盪漾開來。隔著單薄的睡袍,拈著小乳頭輕輕轉動,電流般的刺激在身體裡亂竄。



腦海裡漸漸浮現出五根大肉棒,雄壯地挺立在眼前,十隻大手在自己的身體上到處亂摸,還有震動的機械聲迫近。



內褲上的手指從輕撫慢慢變成了揉搓,胸口上的手指力度也在加強,嘴巴的輕哼也開始轉換成喘息。



男人們粗暴的玩弄當然不會就隻是這樣。內褲被撥開,手指毫不留情的直接塞進膣穴去,沒有停竭的立即抽送起來。玩弄胸部的手掌也探進衣服裡,直接欺負站立起來的小乳頭。



膣穴裡的指頭越插越快,抽送一會後還再被多塞進一根。兩根指頭的體積雖然跟大肉棒比起來還有一段差距,可是被緊緻的膣穴壓迫著的靈活指頭卻可以胡亂攪動四周的敏感肉壁,形成不一樣的強烈刺激。



胸口上的手掌也越來越用力,時而把柔軟的胸部抓得變形,時而掐著小乳頭拉扯,更甚至會用堅硬的指甲來撕刮嬌嫩的小乳頭。



敏感的身體被挑逗得更敏感,少女發出的聲音也從喘息漸漸變成歡愉的呻吟。雖然叫聲中還是夾雜著「不要不要」的呢喃,但是從語氣來判斷卻完全沒有拒絕的意思。



男人們的嘴角勾起邪惡的笑容,拿著手銬接近。少女的身體被翻轉過來,雙手被拉到背後。



「不要……嗚……鎖起來……饒了我吧……」埋在床單裡的嘴巴隻能傳出微弱的聲音,不管有沒有被聽到,結果還是少女的雙手被固定在背後。



「那邊……不可以……」緊接著少女最不願意被玩弄的肛穴也被沾滿淫液的指頭塞入。



雖然知道再誠懇的求饒也不會得到憐憫,可是少女還是隻能作出這唯一的象徵式抵抗。



再有一根指頭被強行塞進肛穴,總計股間兩穴總共被插入了四根手指,脹滿的擴張快感再次侵襲少女的神經。



當然抽插並不會因為兩穴的緊迫而停下。體味著兩穴迅速積累的快感,還有迫近兩穴的大肉棒,少女感覺自己又要無恥地高潮了。



「哈哈哈哈!」突然一陣高亢的笑聲傳入少女耳中。



父母的笑聲徹底中斷了少女的思路,無暇理會到底是甚麼東西惹得父母如此高興,可以讓兩人的笑聲大得從客廳傳到少女的房間,少女現在唯一在意的是自己的姿勢。



上半身趴在床單上,屁股高高地翹起來,胸口還在床單上磨磳著,雙手卻背到背後,手腕還繞過高翹的屁股,雙手各有兩根指頭塞在自己兩個淫亂的肉穴中抽送著。



如此不堪的姿勢,沒有被迫,完全是自己自行擺出來的。



自己竟然幻想著被男人們拘束起來玩弄兩穴,如果不是被打斷的話,自己一定會在幻想中被大肉棒輪姦兩穴連續高潮的吧。



可是少女雖然羞愧得無地自容,處於高潮邊緣的身體卻無法冷靜下來。



雙手在小腹、腰側、大腿之間遊移,基於羞恥和罪惡而無法進入敏感的地帶,基於慾望卻又無法停下。



在尊嚴和慾望的僵持之下,少女的身體變得越來越燙,持續上升的欲求漸漸吞沒少女的理性。



不斷搖頭造誡自己不可以墮落的少女,咬緊牙關狠狠地一頭撞在枕頭上。



雖然柔軟的枕頭沒有讓少女疼痛,可是一陣暈眩還是少不了。



成功擊退沸騰的慾念,緊繃的精神終於可以鬆弛下來,像前兩天一樣,少女再次帶著燥熱的身體入睡。



翌日,平凡的早上,在考試臨近的壓抑氣氛下渡過。連續數天無法專心的少女,在復習進度上已經有點脫節,可是少女還是留校溫習一小段時間就先行回家了。



黃昏的公園,少女期望不要遇到卻又知道早晚會出現的人物,已經在一旁等著了。



看到少女出現,年輕男人也沒打招呼就離開。少女則是低頭默默地跟著年輕男人,走到那一個熟識的廁所。



看到男人們再次出現在眼前,少女又想起兩天以來各種無法自制的糟糕幻想,還有兩天以前那場更糟糕的輪姦。



隻有年輕男人一個,其他人都不在。



少女放下背包,自覺地為年輕男人解下褲子,然後捧起挺立的大肉棒,熟練地吸吮起來。



就像以前一樣,少女時而吸吮舔弄、時而深入吞吐的變換著幾套法子奉仕。



可是年輕男人跟以前的反應卻不一樣,隻是口交已經滿足不了。



讓少女主動奉仕一段時間之後,年輕男人自行走到一個隔間之內,坐下說道:「自己坐上來。」



少女疑惑了一會才終於明白男人的意思,低頭走到男人面前,脫下內褲,然後爬到年輕男人身上,扶著大肉棒對準濕潤的膣穴,慢慢坐下去。



「幾天沒見小淫女又變淫蕩了,竟然隻是吃肉棒就濕成這樣。」年輕男人把玩著少女剛脫下來的內褲,股間位置已經完全濕透。



少女想要反駁,卻發現年輕男人的話確實是事實,隻好羞紅著臉不說話。可是奉仕卻不敢怠慢,雙手抱著男人,膣穴緊咬著大肉棒開始套弄起來。



初夜的傷口已經不痛,完全適應性交的膣穴,在少女自主掌控之下,製造出純粹的快樂。少女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完全沒有夾雜一絲不適的快感。



雖然羞恥,但是身體的感覺卻是真實的。幾天以來一直欲求不滿的身體早就在抗議,才會有昨天的淫亂妄想,現在隨著大肉棒的插入,肉慾頓時爆發。



感受著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插入,少女漸漸沈淪在快感之中,忘卻了羞恥、忘卻了身在廁所、忘卻了自己其實是被脅迫的……



套弄慢慢積極起來,少女的表情已經變成了陶醉,失神的眼睛沒有焦點,上半身也在男人身上磨磳起來。



抱著男人把自己?起,再利用體重壓下,讓大肉棒直擊在膣道盡頭。



雙腿撐著男人身後的坐廁邊緣,努力搖動屁股,讓大肉棒快速拉扯敏感肉壁。



讓大肉棒深深插入,再扭動腰肢,讓龜頭在宮頸上磨擦。



快感直線上升,迷失在肉欲裡的少女,儲積的慾望即將爆發。



就在這時,一聲開門的聲音響起。



迷糊的少女立即被驚醒,才想起現在自己身處的是誰人都可以進來的公共廁所!



腳步聲傳入,淫亂的自己如果被發現的話……



少女後背發涼,不敢再想下去……



年輕男人抱起少女,走前兩步,關上了隔間的門,然後低頭對少女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



少女輕輕點頭,卻沒想到年輕男人竟然在這時再次抽插起來。



「嗯!」少女立即雙手按著嘴巴,驚慌地看向年輕男人。



年輕男人卻沒有理會,抱著少女坐下,繼續活塞運動。



這時傳來旁邊隔間的關門聲。在大肉棒的抽插之中,少女的頭抵在年輕男人胸肌上,緊閉著雙眼,雙手蓋著嘴巴盡力壓抑叫聲。



「好像夾得更緊了呢,想不到小淫女還是暴露狂喔。」年輕男人在少女耳邊低聲羞辱,少女卻完全不敢回應。



而且事實就像年輕男人說的一樣,在被揭發淫亂秘密的危機之下,少女確實感受到不一樣的強大快感。



被猛烈的羞恥快感包圍,本來就在高潮邊緣的少女,僵硬的身體加速顫抖,強行忍耐不了多久就迎來了更強烈的爆發。



淫液濺出,在爆發的高潮之下,光是喘息也非常響亮,混亂之下少女連鼻子也掩起來,連窒息都顧不了。



可是年輕男人卻像是要挑戰少女忍耐極限似的,在少女的噴潮之中反而再次加速抽插起來。



少女驚恐地瞪大了眼睛,死命壓著口鼻,向年輕男人不斷搖頭,淚汪汪地懇求停止。



年輕男人終於再狠插兩下之後猛然抽出大肉棒,卻沒等少女的高潮停息,隻是把少女轉成後背位隨即再次插入。



不但再次插入,而且還是插入少女更為敏感的肛穴之中。



少女被插得猛一仰頭,被淚水模糊了的視線卻看見絕望的一幕。旁邊隔間的人原來早就爬在隔間的壁闆上,自己淫亂高潮的樣子已經完全暴露!



然後少女壓著口鼻的手還被年輕男人拉開,絕望的羞恥和極限的肛穴刺激,讓高潮中的少女再度攀上了更高的頂峰。



「不要看!不要!不要再插了……會死掉!不要看我……這種樣子……」失去抑制的嘴巴,在無法承受的恥辱高潮中喊叫著。失控的肉體,也在陌生人的視姦之下,淫液和尿液一起失禁噴射。



顫抖的嬌小身體被年輕男人從後抱起,邊抽插邊站起來,然後年輕男人,竟然開了隔間的門。



「不!」悽厲的慘叫伴隨著劇烈的抽搐,少女身體上的感覺和精神上的情緒雙雙被迫推至突破極限,爆發的高潮竟然再進一步提升。



雙手緊緊地抱著身後年輕男人的頸項,雙腿則被年輕男人抱著。身上還穿著完整的學校制服,可是大張的雙腿中間,最私密的股間兩穴卻完全暴露。膣穴和尿道無恥地噴灑著淫亂的體液,小肉芽也硬擠開包覆的嫩皮挺立抖動,肛穴更塞著一根大肉棒在猛烈抽插。以這麼變態的形象暴露在大庭廣眾之中,絕望的崩壞高潮卻讓少女隻能掛在年輕男人身上,抽搐著讓陌生人任意觀賞狂暴的極樂姿態。



極限抽搐的直腸終於讓年輕男人無法忍耐,大肉棒在一次次的狠插中把精液大股大股地噴射進少女的腸道裡。



發洩過後,年輕男人把完全失神的少女放到地上,大肉棒強塞進少女嘴巴裡,茫然的少女本能地吸吮起來。



「別發呆了,看清楚他們是誰。」聽到年輕男人輕鬆的說話,少女才回過神來。這時才發現門外的人那一頭醒目的紅髮,還有旁邊隔間出來的人那綁成馬尾的長髮,正是男人們的其中兩人。



原來年輕男人早就知道他們會來,可是發現少女的反應才想要惡作劇一下,在關上隔間的門之前先向他們示意不要出聲。



「小淫女又更變態了呢。」



「剛才潮吹還噴很遠,其實小淫女很想被陌生人看吧。」



各種羞辱當然讓少女難過,可是想到剛才那麼糟糕的一幕不是被不認識的陌生人看到,反而讓少女安心下來。



「不但變態還很噁心,連大便都吃下去了。」



「咦?」剛才大肉棒的確是插入了肛穴的,而且這次肛穴沒有洗……



想到這裡少女立即乾嘔起來,卻甚麼都吐不出。雖然大肉棒上的所有東西早就被少女嚥下,甚麼味道都沒有留下,可是噁心的感覺卻讓少女非常難受。



看到少女可憐的反應,男人們卻隻覺得好玩,立即又想出更惡毒的主意了。



「小淫女看看這個。」長髮男人拿出了灌腸器。



「不要!不要用這個!」看到灌腸器的少女想要逃避,可是還沒站起來,雙腿一軟又坐了下去,顯然剛才盛大的高潮已經給少女造成極大的消耗。



「那給小淫女妳自已選擇,要先灌腸再插還是要先插完屁眼再來讓妳吃肉棒?」少女嚇得發青的表情隻能讓男人們更興奮。



「怎麼這樣……那個……那個……」少女猶豫了很久,男人們卻不急,在旁玩味地看著少女會選哪一個變態選項。



「先……洗乾淨……好了……」最後少女以微弱的聲線作出了屈辱的抉擇。



冰涼的冷水灌入腸道,讓少女的身體即時降溫,但是欲情的火焰卻沒有熄滅。



然後少女被迫蹲在坐廁上在眾目睽睽之下排出體內的汅物,眼尖的男人們還發現少女在排便的同時,膣穴也在一縮一縮地吐著黏液,隨即壞笑著交換了一下眼神。



一次又一次的灌腸,數次下來排出的已經是清水,可是少女看到男人們又注滿了一筒清水。



「已經……乾淨……了吧……」沒看穿男人們意圖的少女,在迷濛之中提出疑問。



「又不是妳插,乾不乾淨我們說了算,再灌。」少女紅通通的臉蛋,挺立抖動的小肉芽,還有膣穴越吐越多的淫液,證明男人們的猜想很正確。他們要完成上次沒能完成的遊戲,給少女灌腸灌到高潮!



「已經極限了……很漲……不要再灌了……」看到快要成功,男人們硬是給少女灌入更多,紅髮男人也再次拿出了攝影機。



抱著脹起來的小腹,爬到坐廁上蹲下,隻感到十分燥熱少女,忍著羞恥再次在眾人的視姦之下排便。



猛烈的水柱激射而出,少女不自覺地挺動著腰肢,然後終於發現到身體的異樣。



「怎麼?那邊……不要!啊……」敏感的肛穴在劇烈的沖刷和強烈的解放感之下,少女還來不及忍耐,高潮已經再一次到來。



「不要看……不是那樣的……我不是變態……」雖然少女不斷哭喊著否認,可是大量灌腸造成的噴射排洩卻一直持續,引發連續高潮讓淫液從膣穴一股一股地噴濺,明確的變態證據被男人們拍攝下來。



在男人們的哄笑聲中,漫長的排洩終於完結。巨大的羞恥讓少女失神,才剛鬆懈就搖晃著倒下,幸好被長髮男人一把抓著才沒有從坐廁上掉下去。



然後長髮男人把少女轉成背向自己,像剛才年輕男人那樣從後方把大肉棒插入少女才剛高潮完的肛穴之內。



「嗚……不要……讓我休……休息一下……嗯……好漲……」還在失神的少女喃喃地求饒,得到的回應隻有重重的插入。



接下來長髮男人的行動卻讓少女徹底驚醒,長髮男人竟然向著廁所的大門走去。



「該不會吧?不要!不要出去!我甚麼都聽你們的!不要讓別人看我這種樣子!」少女瘋狂的掙紮起來,可是軟綿綿的身體卻使不上力,肛穴更被大肉棒狠狠地抽插著,所謂的反抗根本無法對長髮男人造成一絲阻礙。



結果長髮男人還是抱著少女走出了廁所,少女猥褻淫亂的模樣終於暴露在刺眼的黃昏陽光下。



第十四章



黃昏的小公園,人不算多,或遊玩或散步又或隻是路過。在一個沒甚麼人靠近的偏僻角落,有一條小路伸延出去,如果這時候走過去的話可以看到不遠處的公廁旁,有一個男人正倚在牆角抽煙。



公廁的門口設在兩旁,唯一可以走過來的小路是看不到這邊的,即使真的有人走來,他們也有充足的時間整理衣服,所以長髮男人可以很放心地抱著少女用力抽插。



可是陷入恐慌狀態的少女卻沒有理會這些,從出來開始,少女就一直掩著臉閉起眼睛不敢看,盡力壓抑著喘息,還不斷唸著:「求求你們……回裡面再弄……我會乖的……甚麼我都聽……求求你們……」



「可是小淫女的身體不是這麼說呢,小穴一直在流水,屁眼也夾很緊,其實小淫女很想被看到吧。」長髮男人當然不會理會少女的哀求,還邊插邊調侃著。



少女隻能搖著頭繼續哀求男人們回廁所裡去,在戶外隨時可能被發現的地方被淫辱,少女的意識隻充斥著恐懼。



看見少女除了求饒之外都沒甚麼反應,長髮男人也就不管她了,反正戶外姦淫也很刺激,長髮男人決定先讓自己爽了再說。



把少女放下,讓少女扶著牆壁翹起屁股,長髮男人從少女背後插入膣穴,然後抓緊少女纖細的腰肢快速抽插起來。



無法再用雙手掩面,加上害怕被人看到,少女最後還是張開了眼睛緊張地四處張望。



承受著背後的猛烈抽插,強烈的快感不斷從膣穴炸開,讓少女的思考變得不太靈光。



少女的位置看不到小路那邊,視線所及的範圍裡隻有樹木和牆壁,發現環境其實不太危險的少女,終於有點放下心來。



恐懼下降,快感即時回升,少女的注意力從周圍的環境轉回膣穴內的大肉棒上。



雖然經歷過那一次輪姦之後,少女對性刺激的承受能力提升了不少,但是這樣並不代表少女對性刺激的感覺麻痺了,相反被開發的肉體反而變得更敏感。被體積超過膣道容量的大肉棒狂抽猛插,輕易就可以把少女送上快樂的頂峰。



可是恐懼下降除了讓快感提升之外,同時提升的還有羞恥。雖然這裡看起來暫時還很安全,但是畢竟也是戶外。在戶外被姦淫,在少女的觀念裡,這個很明顯是被稱為暴露狂的變態行為!



想到「變態」一詞,少女又回想起自己剛才竟然再一次在灌腸排便的時候高潮,而且這一次真的是完全沒有任何其他刺激,實實在在地證實了自己的變態癖好。



認清楚自己的變態本性,屈辱和自責的淚水再次湧出,少女的羞恥心再度飆升,但是少女卻同時發現強烈的羞恥竟然帶起了一陣異樣的快感。



少女實在不敢再讓男人們來證實自己是不是還有暴露狂的變態癖好,可是殘酷的男人們顯然就是打算這樣做。



背後的抽插完全沒有停止的跡象,累積的快感早就超過了高潮的臨界點,完全是少女靠意志力強行忍耐下來。



「拜託……嗯……饒了我……慢一點……再這……這樣……嗚……會忍不住……嗚……」可是在羞恥和快感的擾亂之下,少女未經思考的求饒反而更暴露出自己的弱點。



「喔?小淫女會忍不住甚麼呢?難道是這邊又忍不住想要吃肉棒了嗎?」長髮男人故意裝傻,而且還再次塞入兩根手指進少女的肛穴裡。



「不要!不要了……很脹……嗚……饒了我……會……會高潮的……屁屁……不要……」脹滿的擴張刺激侵襲,無需思考,僅憑經驗和直覺,少女知道自己已經無法再忍耐下去,趕緊盡最後的努力求饒。



「要在這裡高潮?又喜歡插屁眼又喜歡露出,小淫女還真的是變態呢。」長髮男人不但嘲笑著少女,更殘酷地把少女一邊大腿抓起,將少女擺成扶著牆壁側著身子雙腿大開的淫亂姿勢,而且還故意讓少女的身體側向小路那一邊。然後還塞在少女肛穴裡的兩根指頭用力攪弄掏挖,大肉棒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再次提升到極限。



「怎麼?不要!不要了!要出來了……要出……來了……不要……啊啊啊!」過激的快感被迫在戶外爆發,過度壓抑的高潮又一次讓少女陷入極樂。殘餘的尿液再次失禁噴出,還有噴濺的淫液,再次形成標誌著少女過剩高潮的雙液潮吹!



無法忍耐的尖叫響起,混亂之中少女連忙騰出一隻手掌盡力掩蓋嘴巴。但是下身兩穴的過量刺激還在持續,羞恥的快感也不斷增幅,衝破高潮限界之後從體內炸裂而出的感覺完全無法歇止。連口水都失控流出的少女根本無法操控高聲的淫蕩哀叫,即使掩蓋著嘴巴還是很響亮。



「小淫女叫那麼大聲是想讓更多人來看嗎?暴露狂也要有個限度吧!」長髮男人怒罵起來,雖然這裡有點偏僻,但是少女實在叫得太大聲了,沒有小童嬉鬧聲的黃昏公園,這種聲量確實難保不會有人聽到。



「對不起……嗯!不要!忍不住……啊……對不起……」少女語無倫次的求饒夾雜在高聲呻吟中,聲量卻完全沒有下降,讓長髮男人有點惱怒。他也怕會被人發現,但是正爽著又不想停下,惱怒之下抽出少女肛穴中的手指,然後「啪」的一聲重重地打在少女的屁股上。



「不要!不要!對不起……饒了我……不要再打了……嗚!嗯……」被打屁股的少女不但沒有靜下,抽搐中的膣穴更是進一步緊縮,反而又叫得更大聲了。



最後還是紅髮男人出手,?起少女的臉蛋,將硬挺的大肉棒塞入少女的嘴巴裡,才讓少女安靜下來。長髮男人打屁股的動作卻沒有停下,手掌抽打屁股和小腹撞擊股間的兩種「啪啪」聲交替響起。



少女的哀叫被強制堵塞,暴烈的刺激卻還在持續。



身處誰都可以隨意進入的公眾地方,緊縮痙攣著的膣穴被粗壯的大肉棒擴張抽插,屁股還被打得火辣辣的痛。無法接受的羞恥、無法忍受的痛楚和無法承受的快感,讓少女被男人們強行調教出來的受虐體質再次甦醒。原本混雜羞恥的雙重高潮再混入痛楚元素,駭然再加倍成三重高潮!



少女膣穴的康復讓男人們最後的擔憂也完全消失,已經確定會堅守秘密的少女,也不會因為受傷而被識破,在男人們的觀念裡,少女已經是可以肆無忌憚地任意玩弄的洩慾玩具了。



紅髮男人插入少女嘴巴裡的大肉棒當然不會隻是為了堵塞少女的哀鳴,深深插入到食道裡的大肉棒跟深入膣穴的大肉棒同時抽插起來,讓少女再次感受倍增的衝擊。



漫長的前後夾擊讓少女一洩再洩,被迫張開成一百八十度直線單腳站立的雙腿早就在軟弱地顫抖,反而是被長髮男人抓著的那一邊在支撐少女的下半身。少女雙手原本緊抱著紅髮男人挺動的腰身,但是這樣會阻礙到紅髮男人的抽插,於是少女雙手再次被拉到頭上,紅髮男人一手抓著少女雙手手腕一手抓著少女的頭髮,大肉棒肆意蹂躪少女的食道。



少女柔軟的身體被擺成屈辱的姿態,又持續地被迫強制高潮了一段時間,長髮男人才終於抽出大肉棒。



長髮男人剛放手,無力支撐身體的少女立即軟倒。



高潮尚未消散,紅髮男人放下少女雙手,然後扶起少女的腰肢,一絲休息的機會也沒有留下,立即再次從後插入。濕淋淋的緊窄膣穴被堅硬的大肉棒強行撐開,還在痙攣抽搐著的過敏肉壁立即緊咬著大肉棒,在猛烈的抽插中再度發放出大量的快感訊號。



爆發邊緣的長髮男人則是對準少女再次哀號求饒的臉蛋,射出了白濁的精液,然後才穿好褲子,跟年輕男人換手把風。



少女的哀號沒能持續多久就被年輕男人的大肉棒再次堵塞起來。



男人們這次終於可以盡興,三個男人一直交替著輪姦少女,可憐的少女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除了被輪番姦淫的股間兩穴始終都在高潮中痙攣抽搐之外,全身都軟趴趴的一點氣力也沒有剩下。



直到天色轉暗,男人們還在廁所裡進行著最後一輪的淩辱。



一絲氣力都沒有的少女已經被脫剩鞋子,被身前的年輕男人抱著腰肢,同時被身後的長髮男人抱著雙腿,被夾在兩個男人的肌肉中間,股間兩穴同時被兩個男人的大肉棒激烈地抽插著。



少女已經連喊叫的氣力都沒有了,一直持續的連續高潮酷刑把少女的精力全部榨乾,就連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的姿勢之下,雙手也是無力地垂在兩邊。



空洞的眼神徹底失去焦點,但是卻又不是失去意識的昏倒,微弱的嬌喘和沈溺的表情讓男人們非常滿足,特別是那兩個始終都盡責地緊密壓迫著大肉棒的淫穴,終於讓男人們可以把積存的精液盡情射出。



微微顫抖的少女,感覺卻不像表面那麼平靜,事實上當年輕男人在她的肛穴裡射出第二發的時候,她就已經被接踵而來的恐怖高潮摧殘得以為自己壞掉了。但是精力旺盛的男人們卻還在殘酷地折磨著她脆弱的神經,讓她在強制高潮之中迎接第三輪,第四輪以至更多的輪姦。



少女徹底脫力,卻無阻劇烈的高潮在體內肆虐,過敏的身體始終都處於過度的刺激之下,對外無力反抗的身體卻對內無限制地製造著過量的快感訊息。



紅髮男人的大肉棒不知道射出多少發之後才終於軟下,於是無聊的紅髮男人又對著少女拍攝起來。



股間兩穴、胸部和臉蛋都被射上滿滿的精液,嘴色溢出的口水也夾雜著精液,就連頭髮也被精液黏在一起,悽慘的造型配上虛弱的表現,再次顯示出少女和男人們的關係,這是一場輪姦!



最後長髮男人和年輕男人終於同時低吼一聲,發起最後的猛攻,然後在極限的抽插中雙雙在少女體內爆發出剩餘的精液。



滿頭大汗的男人們心滿意足地放下少女,少女隻能一抖一抖地躺在地上,連轉頭的動作也沒氣力完成,但是男人們還硬是把大肉棒塞進少女的嘴巴裡讓少女清潔乾淨才讓淩辱正式結束。



少女躺著休息了很久才慢慢坐起身,草草地抺乾了身上的精液,再穿回被隨意丟在背包上的制服,趕緊回家去。少女離開廁所的時候,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



回到家裡的少女,又再次草草地洗了個澡,確定身上沒有異味,才打起精神吃晚飯。



晚飯時少女還能感覺到股間兩穴仍然有白濁黏液在緩緩流出,可是為了隱瞞父母,少女隻能盡量裝出平靜的樣子。



飯後回到房間的少女,終於可以難過地痛哭了。



遇到這種可怕的災難,卻還要欺騙最疼愛自己的爸爸媽媽。但是男人手上掌握的影片,讓少女害怕的不僅是會被散播開來,當中被男人們揭露出來的自己的淫亂本性更是讓少女無法向任何人求助。



少女難以相信自己的本性竟然如此淫亂,不隻前幾天被發現是玩弄屁股也會高潮的變態,今天更被證實是暴露狂,而且還有一項男人們沒發現,但是少女卻確切感受到的,自己被打屁股的時候竟然也得到了異樣的快感……



繼續被男人們玩弄下去,不知道自己又會再被發掘出甚麼無恥的變態癖好……



但是又絕對不可以讓爸爸媽媽知道她們的寶貝女兒其實是一個無可救藥的變態女……



不如就這樣下去吧,反正其實也很舒服嘛……



想到這裡少女駭然驚醒,然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巴掌!



哭泣漸漸平息,整理好思緒的少女吃過避孕藥之後,在背包裡掏出了一片盒子。



少女知道盒子裡面放著自己的影片,盒子上也印刷著少女的樣子,在公廁中自慰屁股到高潮的淫亂樣子。



完全就是專業的包裝,盒子上還清晰地印上了少女的姓名、年齡、身高、三圍、體重甚至就讀的學校等等資料。



這東西是男人們剛才放進少女的背包裡的,少女知道這是在提醒她,她已經無法反抗了。



把影片藏起來之後,少女默默地走向浴室。



徹底把身體洗了個遍的少女,卻發現股間兩穴還是有一絲一絲的精液在斷斷續續地流出,光是洗外面根本流不乾淨。



但是如果要「洗裡面」的話……



少女不由自主地想起那個像是大針筒似的恐怖工具……



竟然會在排洩的時候高潮……



少女用力搖頭,拋開無謂的念頭。



隻是為了洗乾淨而已……



把蓮蓬頭拆下來,調整水溫,然後把水管抵著股間,慢慢塞入兩根指頭到濕滑的膣穴裡,再緩緩撐開。



膣穴緊縮的力度始終敵不過手指,擴張的感覺再一次出現,手指明顯地感覺到膣穴周圍的黏液並不是清水,少女的臉蛋帶上了一絲紅霞。



水管沿著兩根指頭中間插入,溫熱的暖水流入膣穴之中,拔出手指,讓緊縮的膣穴咬著水管,暖水快速灌滿少女的肚子。



「嚶!」輕輕拔出水管,一道混雜少許白絲的水柱驟然噴出,少女不自覺地輕哼出聲。



如此灌入數次,肯定噴出的都是清澈的水流之後,少女把目標轉向屁股,卻沒發現身體已經燥熱起來。



「不要……」暖水灌入的瞬間,少女本能地吐出求饒的話語。



「很脹……」小腹漸漸隆起。



「嗯……啊……」水柱猛烈噴出。



「不要……不要再來了……饒了我……」眼淚掉落。



「不要……不要再灌了……會壞掉……」小腹再次隆起。



「不要!不要看!」更激烈的水柱噴出。



男人們的嘲笑盤據著少女的腦海,粗糙的指頭再一次進攻膣穴。



「不要……一邊灌……一邊玩小穴的話……受不了的……」小腹再一次隆起。



「不要了……很脹……已經滿了……饒了我……不要再灌……」小腹隆起得更高。



「不要!小穴……不要用挖的……啊!要噴出來了!忍不住了……要出來了!啊啊啊!」暴烈的水柱從肛穴劇噴而出,同時被兩根指頭掏挖著的膣穴也噴出一股一股的淫液。



「不要……不要拍下來……羞恥的樣子……會被看光光的……」水柱持續噴射,少女看著鏡裡的自己,樣子就像影片裡的自己一樣淫亂,然後目光瞄向了鏡旁的架子。



機械聲響起,被剝開嫩皮的小肉芽受到強烈震動,肛穴也被粗壯堅硬的棒子塞滿,猛烈地抽插著。



「不要!不要拍下來……高潮的樣子……嗚!饒了我……不要再插了……震動太強……要壞掉了!壞掉了啦!嗯……嗚!啊啊啊!」高潮之後還被持續欺負的少女,終於被玩弄到再次尿液失禁。



浴缸中,股間噴灑著兩股液體的少女,一手拿著電動牙刷,刷頭旋轉引起強烈震動,刷頭背面正壓在裸露的小肉芽上,另一手拿著梳子,梳柄沒入肛穴內來回抽送……





第十五章



下課後留校自習的少女,開始收拾課本,準備離校回家。



昨夜浴室裡的淫亂自慰,直到少女筋疲力盡才結束。在高潮的餘韻中漸漸回神,駭然發現手中還開動著的電動牙刷和仍然塞在肛穴裡的梳子,少女的心充斥著罪惡和自責,最終在痛哭中入睡。



可是今天少女奇異地發現,自己在整個早上的課程和剛才的自習裡,優越的專注力終於回來了。前幾天纏擾心頭的淫慾雜念完全消失,落後的進度也追回來,自己好像又變回以前那個乖巧的優等生似的。



雖然羞恥,但是在清晰的推理之下,唯一的可能,就是因為昨天徹底的自慰,終於讓自己淫亂的身體冷卻下來了。



至少,還可以在表面上裝成清純的乖學生喔……



然後少女又默默地走到那個公園裡的偏僻廁所,再次接受男人們的淩辱。



首先是一邊為男人們口交奉仕一邊讓男人們玩弄身體,然後男人們又想出了邪惡的遊戲,在灌腸器中接駁上軟管,讓少女自行灌腸。



已經被挑起慾火的身體,卻因為已經有過昨夜自行灌腸的經驗,成功忍耐住,沒有在排洩的時候高潮。可是緊接著就被慍怒的男人們兇狠地雙穴插入,膣穴和肛穴立即被猛烈抽插得狂洩不止。



經歷過昨天的露出調教,少女又有了進步。在狂亂的高潮之中,也可以借助雙手的掩蓋,把淫糜的哀叫聲量壓制到隻有廁所內聽到的程度。



在連續高潮中,少女的嘴巴、膣穴和肛穴接連被灌入大量精液,沒有灌入體內的精液則全都射在臉上和頭髮上。



身上穿著整齊的制服,就連內褲也還掛在一邊大腿上沒有脫下,但是從股間和嘴角溢出加上掛在頭臉上的大量精液,卻把少女清純的乖學生形象逆轉成淫蕩的壞女孩形象。



然後男人們又玩起了露出遊戲,而且少女還被拘束起來。



雙手被銬在背後,在戶外被狂插三穴,少女在快感、屈辱和羞恥中又再次被推上極限高潮。



等到男人們盡興離開,被摧殘得體無完膚的少女經過漫長的休息才默默回家。



晚餐、吃藥、洗澡。



在床上,少女努力地抵抗著腦海中的大肉棒,雙手在小乳頭和小肉芽上輕撫,指頭淺淺地在膣穴口抽送,再逐漸加深,克制地得到小小的滿足,卻無法舒解身體的燥熱。最後還是要加上肛穴也塞入兩根指頭的雙穴自慰,少女才在盛大的高潮中香甜入睡。



少女似乎已經在新生活中漸漸找到了平衡。



相似的星期五也是同樣地渡過,唯一不同的,隻是男人們再一次留下讓少女週末兩天要在外留宿的話。



似乎是在意料之中,輪姦過後虛弱的少女並沒有特別反應。



星期六,狂宴再度展開。



在浴室的軟墊上,光溜溜的少女被緊緊地拘束起來。雙手從背後銬在項圈上,雙腿被分開,大腿和小腿折起來銬著,兩邊膝蓋再被銬在一根長棒子的兩端,而且棒子中間更從少女背後再銬在手肘上,讓雙腿不但要向兩邊還要向上張開到極限。如此姿勢不但讓少女要挺胸張腿,就連股間也被迫?高,連一絲活動空間也沒有留下。



已經滿足過獸慾的男人們,不再急於享用少女的身體。難得擁有一個不敢反抗的少女,男人們打算用她來嚐試一些他們一直沒機會進行的遊戲。



事實上那些拘束皮具都是屬於長髮男人的,還有很多一些如跳蛋和灌腸器等等變態工具也是。酷愛此道的長髮男人雖然有買到這些東西,卻沒有找到同樣接受的女性,結果以前能使用到的也隻是一些跳蛋和電動按摩棒等等,最好也不過隻有一位砲友願意玩手銬。事實上少女還是那灌腸器的唯一一個使用者呢。



這天長髮男人帶來了滿滿一大袋「玩具」,提議讓少女玩玩看,其他男人好像也來了興趣,少女連一點抗議的機會也沒有。



「嗡嗡」的震動聲響起,一隻又一隻的跳蛋被開動起來。



男人把一大堆跳蛋的電線抓在手裡,懸吊下來的跳蛋互相震動碰撞,然後輕輕地放在少女身上。



「嚶……」整個胸部都被跳蛋籠罩著,已經充血挺立的小乳頭不時被震動的跳蛋擊中。



然後一部分的跳蛋被分開,一大團還留在胸部,另一大團開始向下滑去。



少女的喘息開始急速起來,跳蛋漸漸移動的速度不快,讓少女的情慾在緊張之中慢慢被一點一點地挑起。



「嗯……」大大張開的股間也被跳蛋籠罩起來,還被包裹著的小肉芽、濡濕的小肉縫和抽縮的肛穴都受到刺激。



「啊!不要……」緊閉的小肉縫被扒開,刺激即時倍增,然後小肉縫上方另一處的嫩皮也被扒開,敏感的小肉芽和膣穴口都暴露在跳蛋的震動之下。喃喃地嬌喘哀叫的少女沒發覺一絲口水已經從嘴角溢出。



「這東西可不便宜,小淫女很舒服吧,高潮的時候要說出來喔。」聽到長髮男人輕柔的話語,被拘束的少女原本不安的情緒竟然不自覺地和緩下來。



雖然懸吊下來的跳蛋隻是輕輕放在身上,但是強大的震動還是侵擊著少女的神經,在廣範圍的襲擊之下,少女慢慢招架不住。



「那個……要出來了……」雖然羞恥,但是乖巧的少女還是選擇了服從男人們的命令,然後少女挺著腰迎來了一個小小的高潮。



「很乖喔,那就賞妳更舒服。」長髮男人的語氣還是很輕柔,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不一樣。



「怎麼這樣!不要……又要出來了……嗚!」原本輕輕懸垂在身上的跳蛋,在男人們的手掌一壓之下,立即緊貼在少女身上,敏感點被直接震動,強大的刺激直擊在高潮中的敏感女體上。



「怎麼?不要!不要塞進去……身體……又會變奇怪的……嗯!不要再塞了……」膣穴吞沒著一顆接一顆的跳蛋,在體內體外的震動夾擊之下,少女再次體驗被迫延長的連續高潮,不禁搖頭求饒。



「不要!不要再塞!太多了……啊!身體……停不下來……又要出來了!」雖然不斷扭腰躲避,但是被拘束的身體根本沒能扭多大,男人輕鬆地把少女的膣穴塞滿,一大堆跳蛋隻餘下數顆在夾擊著一對小乳頭和小肉芽,然後少女的膣穴再次吐出一股一股的淫液。



「啊啊啊!不要……不要壓!」高潮中弓起的腰身被男人一手壓下,正正壓在少女的小腹上,隔著肚皮也能感受到膣道裡的震動。



尖叫中少女再一次失禁,尿液和淫液再次混合噴出。被拘束壓制的身體一抖一抖地顫動,隻能搖頭求饒的少女根本無法發洩過剩的刺激。



男人們卻猥褻地淫笑起來,他們根本沒用上甚麼力氣,少女卻已經被折磨得淚如雨下,優越的支配欲讓男人們爽快不已。



「小淫女最喜歡的屁眼很寂寞呢,來讓妳更舒服一點。」還是輕柔的語氣,聽在少女耳中卻是絕望的判刑。



「不要!一起灌腸……嗚」恐懼地看著男人們給灌腸器注水,少女隻能不斷重複無效的求饒。其實開始的地點選在浴室,少女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卻沒想到灌腸竟然要在這種情況下進行。



「不要……嗚……先停一下……啊!求求你們……已經不行了!不要……兩邊一起……」熟識的脹滿快感再次充斥直腸。被跳蛋過度擴張強烈震動的膣穴還有肚子上的大力按壓,不但讓少女高潮連連,也讓少女的腹腔容量減小,可是長髮男人卻無視這些,硬是給少女灌入了大量溫水。



「啊啊啊!」灌腸器剛拔出,混濁的水柱即時噴射。



股間三穴同時噴出不同顏色的東西,劇烈的排洩高潮,讓尖叫著的少女眼睛和嘴巴都張到最大,淚水和口水也失控流出。



「不要……不要再灌!會壞掉……」激烈的水柱才剛剛噴完,緊接著就是二次灌腸,脹滿然後解放的排洩快感無法停止,內外夾擊的震動快感也一直持續。



「饒了我……求求你們……又要出來了!前面……也要出來了!啊啊啊!」強勁的水流猛烈地沖刷著肛穴,連續的灌腸排洩把少女再次推入過度高潮之中,然後劇烈抽搐的膣道硬生生地把激烈震動的跳蛋一顆一顆地噴出,讓已經過度的高潮更上一層樓。



少女的腸道終於在一次又一次的灌腸中被徹底清潔,清澈的水柱噴出時少女的尿液已經噴光了。但是隻剩兩種液體噴灑並不代表少女的高潮有所減弱,反而已經喊不出聲,隻能像缺水的魚兒般張合著的嘴巴,顯示少女又一次到達極限。



奄奄一息的少女卻還被強制高潮的模樣,讓男人們又找回了開苞輪姦時的嗜虐快感。



「不要……」被膣穴吐出的跳蛋再一次被塞回少女體內,卻是從肛穴塞進去,脫力的少女隻能虛弱地抗議。



「怎麼?還要灌……會壞掉……嗯……肚子……會壞……不要再灌了……嗚……好脹……」塞入大堆跳蛋的腸道,再次被灌入更大量的溫水,過量的灌腸讓少女的小腹脹得鼓鼓的。



「小淫女看看這個。」長髮男人拿著一個東西在少女面前晃動,已經被折磨得意識迷離的少女根本不知道那是甚麼東西。



可是少女立即就知道那東西是做甚麼用的。灌腸器拔出,急不及待要把過量溫水排出的腸道卻無法如願,比得上少女的拳頭那麼大的圓錐形東西被男人們以蠻力強行塞入擠滿跳蛋的肛穴,那東西竟然是一個肛塞!



大堆的跳蛋被頂得更深入,加上撕裂的擴張感,還有比排洩快感更恐怖的堵塞脹滿感,在絕望的高潮之中再引爆崩壞的快感。



過量溫水在肚子裡翻騰,形成真正的酷刑。強烈的絞痛混合在巨量的快感中,讓少女的被虐體質再度復甦,即使膣穴的刺激已經停止,但是少女的高潮完全超越剛才。



一再挑戰少女的極限已經是恆例,肛穴被封鎖在恐怖的高潮酷刑之中,男人們把注意力轉移到空出來的腟穴上。



「小淫女再看看這個,上次沒機會用上,這次讓妳好好享受一下吧。」長髮男人拿出一根電動按摩棒,不是用來按摩的那種,而是連形狀都造得跟大肉棒一樣的按摩棒。



「這個……是甚麼?嗯……」意識迷離的少女沒有見過這東西,一時混亂之下完全沒想到這根表面佈滿顆粒的粗大塑膠棒子是用來做甚麼的。



「咦?不……不要!」長髮男人把電動按摩棒直接塞進膣穴來回答少女的問題,然後沒等少女回過神來就開動電源,各項功能都立即調到最大。原本在失神中半合的眼睛,立即被劇烈的快感刺激到瞪大起來,瞳孔卻同時收縮成一點,少女隻感到一團團的苛烈感覺在腦海中炸開,其他甚麼都已經不知道了。



長髮男人手臂上鼓起的肌肉開始發揮威力,時而抽插時而攪動的動作始終保持激烈,像是要把膣穴搗毀似的。本身就會自行扭動的按摩棒再加上男人用力攪動,讓柔弱的膣道一再被扭曲成匪夷所思的形狀,受到殘酷折磨的膣道發送出巨量的快感訊號把折磨轉移到少女的感官上。



少女被拘束起來的手腳雖然失控地盡力拉扯掙紮,卻無法移動分毫,即使拳頭和腳掌已經握得指節發白,如同酷刑般的崩壞快感也沒有得到一絲的宣洩。



雖然這次器械淩辱由長髮男人主持,但是甚他男人也沒有閒著。少女的小乳頭和小肉芽上一直被壓著的跳蛋,直到這時才終於離開。但是異樣的機械聲再度響起,然後被跳蛋更猛烈的震動襲來。



「不要!」翻著白眼的少女全身都抽搐起來,上週末沒能玩透的那些可以當作按摩用的大棒子按摩器用力地壓在少女身上,足以滲透深層肌肉的強大震動,狠狠地震撼著少女脆弱的敏感帶和更脆弱的性器官。



其實上週的按摩隻是少女的錯覺,實際上這些按摩器也是用來玩弄女性的工具,隻是上週的少女還沒能承受,男人們才會隻拿來按摩了事,但是現在男人們顯然打算讓少女明白這按摩器的真正用途。



硬挺的一對小乳頭和小肉芽,隻是被這按摩器碰上,已經即時被震動得以會留下殘影的高速顫動起來。但是男人們卻不隻是碰著,而是對著小肉芽狠狠地壓下去,乳頭更是被夾起來,在按摩器互相碰撞的巨響之中,併發出狂暴的快感。



「不要!前面……後面……一起……嗚!會壞掉……啊……不要……」整個身體都同時無限制地向腦袋不斷發送快感訊號,柔弱的少女根本無法承受。



高潮中本能地緊縮的膣穴被震動著的粗大按摩棒強行擴張,佈滿表面的顆粒在按摩棒高速旋轉帶動下不斷搔弄著敏感的膣道。按摩棒頂端大了兩圈的龜頭造形,不但碩大還高高地翹起,配合快速扭動的功能,壓在宮頸上就像在掏挖一樣。再加上長髮男人兇悍的抽送攪動,硬是把膣穴的擴張、膣壁的摩擦和宮頸的掏挖再提升了幾個級數,還給宮頸追加了暴力的撞擊。



連續灌腸之下變得極限敏感的腸道,再被灌入前所未有的巨量溫水,即使在外觀上也可以看到少女的小腹不自然地鼓脹起來,劇烈的排洩欲卻被巨大的肛塞強行堵塞著。被肛塞緊壓在直腸深處的大量跳蛋激烈震動,互相撞擊之後又撞在痙攣抽搐的腸壁上,被腸壁壓回去然後又再次互相彈跳反射引發更強烈的腸壁撞擊,還帶動巨大的肛塞也猛烈震動起來,撕裂般的肛穴擴張再被加劇。



嬌嫩的小乳頭被兩根電動按摩器緊緊夾著,強勁的震動甚至可以說是震撼,小乳頭明明已經充血硬挺還是不斷被夾擊的按摩器撼動變形,瘋狂的震動透入胸部肌肉裡直接震撼脆弱的神經,集中在乳頭的神經末梢更是處於雙重震撼的中心。同樣勃起的小肉芽也被按摩器震撼緊壓著,保衛的嫩皮早就被殘酷地扒開,作為另一處神經末梢集合點,神經密度極高的陰核本來就是女體最為敏感的地方,現在完全失去保護的小肉芽卻被男人們以蠻力緊壓著,電動的按摩器更是完全沒有放鬆地盡最大功效震動著,明明已經被壓扁的小肉芽硬是被強行震動起來。配合肛穴裡的肛塞和膣穴裡的按摩棒,更是對膣道形成前後和內部的三面夾擊,組合出雙重擴張和三重震動的可怕攻勢。



按摩器大面積的接觸面還同時擠壓到另一處敏銳的地點,尿道口也受到震動,原本屬於排洩器官的尿道口,早就在多次失禁潮吹中被腦袋誤判為性刺激的其中一個源頭,即使沒有尿液的沖刷,還是持續製造錯誤的排洩快感。肚皮上的按摩器更是震撼酷刑的重點所在,雖然肚皮上沒有性器官,但是巨大的震動透過肚皮卻震撼到少女的內部,直透入敏感的子宮和膀胱之上,被巨量溫水、巨大肛塞和粗大按摩棒在內部同時擠壓,早就被壓迫著的子宮和膀胱根本沒有緩衝的空間,在眼睛看不見的地方給予少女緻命的刺激。



借助電動的工具,男人們手上的工夫一點都不吃力。輕鬆地看著少女隨著自己小小的動作就會被引發激烈的反應,自己隻是在按鈕上輕輕一按,少女就像受到電擊般跳動起來。自己還沒有絲毫疲倦,被緊密拘束的少女卻早就全身抽搐。失控掙紮的身體拉扯著金屬鎖鏈和鐵棒,被固定成挺胸張腿姿勢的少女即使扭動得多麼劇烈,自己還是輕而易舉就能把電動兇器壓在全面暴露的敏感點上。掌控少女的支配感和蹂躪少女的嗜虐感讓男人們爽快到極點。



少女的身體被汗水完全沾濕,持續噴湧的淫亂黏液在不斷磨擦之下更在股間地帶糊成一團白濁的泡沫,就連臉蛋也被同樣失禁的淚水和口水覆蓋了一層。時而瞪大時而失神的眼睛,焦點虛無的瞳孔隻能迷離地向著前方虛空,悽厲的哀號不時夾雜上一兩句已經烙印在本能中的「不要」、「饒了我」、「壞掉了」等等求饒詞語。在高潮地獄中飽受淩辱,對於少女來說根本就是酷刑的折磨。



唯一算是有點勞動的長髮男人,長時間用力抽送攪動按摩棒的動作,終於有一點吃不消。聽著少女哀號漸漸變成斷續而沒有意義的「啊啊」慘叫,長髮男人決定作出最後一擊,暴力地拔出少女肛穴中的巨大肛塞!



肚皮上的按摩器極有默契地同時猛力按壓,暴烈的水柱從肛穴噴出直打在遠處牆壁上,就連那一大堆跳蛋也被噴射的巨力拋到遠處。長髮男人也鼓起最後的力氣在持久的肛穴噴射中發動最猛烈的按摩棒抽插!



超越極限的排洩刺激,把層層疊力的莫大高潮全面引爆!



哀號完全中止,嘴巴大張喉頭抖動的少女卻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瞪大的眼睛翻起了白眼,痙攣抽搐的身體突然僵硬起來,多次被迫提升的承受力終於在壞滅的高潮中再次被強行摧毀!



過量灌入的溫水經過漫長的噴射才漸漸完結,長髮男人也放開按摩棒甩動起酸麻的手臂,粗大的按摩棒從膣穴滑出,少女被強制體驗的持續高潮地獄終於完結。



兩眼一翻,少女再次被玩弄到失神昏倒。





第十六章



男人們沒有等失神昏倒的少女自行醒來,少女是在強烈的快感之中驚醒的。



事實上,看到少女再次在過剩高潮中失神,肉棒硬得脹痛的男人們根本沒有弄清楚少女是昏倒還是脫力癱軟,一把抓起軟趴趴的少女就把大肉棒對準濕潤的緊窄肉穴插進去了。



剛剛才在過激快感中得到解脫的身體,仍然處於高潮餘韻中,異常感覺的股間兩穴同時被大肉棒強行撐開插入,少女即時被巨大的快感驚醒。而且兩根大肉棒毫不停竭的立刻就猛烈抽插起來,少女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喘息的機會。



「不要……壞掉了……」少女連哀號的氣力都沒有,雙手雙腳仍然被鎖在身後鐵棒上,姿勢被固定的少女被男人們輕而易舉地抱起來,懸空的身體隻能依靠男人們支撐。完全沒有一絲迴避空間的少女,全身重量幾乎都壓在股間兩穴中,特別是前後兩根大肉棒同時插入的瞬間,男人們都會極具默契地把少女向下壓去,讓少女柔弱敏感的股間兩穴被迫硬生生承受比自身身體還要重得多的巨大壓力。



對於在高潮中昏倒的少女來說,苛烈的高潮酷刑根本沒有停止過,唯一的分別,隻是可憐的少女現在已經連搖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插入少女膣穴的強壯男人,雙手抓著少女纖細的腰肢,少女上半身完全倒在強壯男人懷裡。感受著懷中軟綿綿的少女身體,沒有任何反抗掙紮隻剩下微弱抖動,輕飄飄的求饒聲還帶著哭腔。沈浸在嗜虐氣氛中,看著少女飽受欺淩的柔弱模樣,強壯男人的興奮指數再度飆升,抽插的速度也再次加快。



雖然少女身體的氣力已經被榨乾,但是股間兩穴卻在劇烈的刺激下被迫保持在高度緊縮的抽搐狀態裡。持續分泌的淫液已經失去噴射的能力,卻仍然為男人們的抽插提供充分潤滑,讓男人們的力氣可以完全表現在高速的挺腰動作上,沒有一點浪費地把強大的體力全數轉化為折磨少女的過酷快感。



先前的淫戲讓男人們看紅了眼,此時隻是急於發洩慾望,對著少女一上來就是極限速度的狂抽猛插,作為洩慾人偶的少女隻能忠實地任由男人們在自己失控抽搐的敏感肉穴中肆虐,求饒甚麼的隻是基於本能,意識早就在快感的狂潮中徹底迷失了。



等到五個男人都在少女身上發洩出一發濃厚精液後,再次經歷漫長輪姦的少女隻能躺在軟墊上虛弱地喘息,即使身體上的拘束皮具終於被解開,虛脫的少女還是連一根指頭都動不了。



高漲的慾望稍為得到發洩,男人們看向少女。少女現在的模樣很明顯需要休息,這也意味著暫時不能玩了。



意識慢慢清醒過來的少女,看到男人們開始收拾東西,心裡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然後渾身無力的少女被強壯男人抱起來了,強壯男人再次被分配到幫少女洗澡的任務。



無力的少女無法拒絕強壯男人的服務。感受著溫水流過身上,身體的疲累似乎得到一絲舒緩。強壯男人的動作雖然稱不上溫柔,但是也算不上粗暴,對於少女已經習慣受刑的身體來說,粗糙的手掌在皮膚上拭擦的動作並不難受,對於少女已經習慣受刑的心理來說,更是隱約有一種受到呵護的感覺。



「謝謝……」脫口而出的感謝還沒說完,少女已經後悔了,對方可是才剛剛輪姦過自己的人呢,那些骯髒的白濁黏液現在還殘留在自己的身體裡……



看著少女才剛說完謝謝,然後臉蛋瞬間轉紅的可愛模樣,已經脫離嗜虐氣氛的強壯男人,手上的動作好像變得再輕柔了一些。



輕輕在少女身上塗抹著泡沫,碰到重點部位是必然的,強壯男人沒有避忌,還是渾身無力的少女也沒有抗拒。畢竟自己的身體早就被對方玩了個遍,少女隻是紅著臉低著頭任由強壯男人的手掌在自己的身體上到處遊移。



輕輕的喘息再度響起,少女櫻紅色的身體除了因為洗澡水的溫熱,還因為先前的器械淫戲所造成的敏感狀態還沒消退。因為泡沫而變得黏滑的手掌拭擦在胸口上,還故意撥弄敏感的小乳頭,讓少女不禁喘息起來,雖然害羞,卻無法停止。



然後手掌再向下滑去,劃過腰側和小腹,卻避過股間移向大腿根部,在大腿內側細心地來回撫摸。



背靠在強壯男人懷裡的少女,開始不安地扭動起來。黏滑的手掌在緊夾著的大腿之間來回穿梭,隱約地挑動著異樣的性感,重點的股間部位卻被刻意忽略,少女的身體再次躁動起來。



不願意在男人面前承認身體的燥熱,本能想要靠近手掌的下半身在理性的抗拒之下又退回來,結果讓身體做出了奇怪的扭動。



強壯男人卻不是故意煽動少女的情慾,隻是怕虛弱的少女無法承受膣穴的刺激而已。



「那邊妳自己洗吧。」最後強壯男人決定把那裡交回少女自己負責,接下來的動作卻竟然是把少女的一雙大腿大大地張開。



羞恥的姿勢讓少女也驚呆了一下,可是不敢反抗的少女最終還是把反對的話吞回肚子裡,馴服地伸出雙手到股間兩穴處塗抹泡沫。



強壯男人的手掌滑向少女高舉起來的小腿,像是按摩似的按壓,讓少女剛才因為一直被迫折合而有點發麻的小腿感到一陣舒暢。配合少女雙手在股間的撫弄,輕輕的喘息之中開始夾雜不一樣的嬌吟。



強壯男人當然察覺到懷中少女喘息的變化,更發現少女股間的雙手已經集中撫弄著小肉芽和小肉縫一帶,但是強壯男人卻沒有說破,繼續按壓著少女的小腿。



指頭隔著一層嫩皮在小肉芽上輕輕打轉,整個身體再度變得火燙起來,忘我的少女挪動著身體在身後男人的懷中找尋更為舒適的位置,另一根指頭開始悄悄地探入膣穴中。



沒有激烈的動作,隻是一節指頭淺淺地探入膣穴口,緩緩地抽送起來,讓飽受折磨的膣穴不會有太大負擔,處於過敏狀態的膣穴卻回饋給少女充足的快感。



小腿上的手掌再向上劃去,開始揉搓著少女嬌小的腳掌,手指穿插在一顆顆的腳趾之間,帶出一陣陣騷麻的感覺。



輕過多次「練習」之後,少女的自慰技巧有著明顯的進步,在小肉芽上打轉的指頭和在膣穴口插送的指頭都還在努力著,卻還可以再多分出一根指頭,撫慰寂寞的肛穴。可怕的肛塞帶來的撕裂擴張對少女來說實在太恐怖,雖然最後肛穴沒有受傷,但是少女也不敢再把指頭塞進肛穴,隻是在穴口磨擦而已。但是才剛剛經歷過極限灌腸噴射排洩的肛穴,卻異常敏感地給少女帶來超過膣穴的莫大刺激。



泡沫已經塗滿少女的身體,強壯男人一手還在玩弄著少女的腳掌,另一手已經回到少女胸前,在一雙小乳頭上再次撥弄起來。



「嚶!」多處敏感點同時受襲,少女終於顫抖著達到了一個小高潮,然後再次癱軟,剛剛才回復了一點的體力又再次耗盡。



「嘿……」輕微的笑聲從背後傳來,少女才想起自己的處境。



自己竟然在男人的懷中忘情地自慰到高潮了!而且還是才剛剛被輪姦過!這樣不就等於在告訴男人們自己是被兩穴輪姦連續高潮之後還不滿足的變態淫亂娘了嗎……



看著少女沒了聲息,臉蛋卻一直紅到耳根後,強壯男人略為一想就知道少女現在害羞到了極點。最終強壯男人還是沒有點破少女的窘境,隻是猥褻的「嘿嘿」笑聲還是讓少女羞愧得要死。



等到終於洗完之後,渾身無力的少女被強壯男人直接抱起,赤裸裸地帶到頭領的房間去。



再一次被拋在大床上,男人們又圍了上來,少女大吃一驚,掙紮著向後退去。



「拜託讓我休息一下……我……真的已經不行了……讓我休息一下……待會……我會乖乖的……」恐慌的少女鼓起勇氣向男人們求饒,剛才的器械酷刑對少女來說實在太恐怖,但是男人們卻隻是各自射了一發。根據多次被輪姦的經驗,少女知道男人們還遠遠未滿足,但是現在自己的狀態實在無法再承受男人們粗暴的淩辱了……



早就知道男人們隻是把自己當成玩具,其實少女並沒有抱持太大的期望,但是這次男人們卻出乎意料的爽快地同意了。



直到男人們說到要外出吃東西,少女才注意到,原來已經早午了呢。



雖然覺得男人們的目光有點奇怪,笑容更是充滿邪惡,但是這得來不易的休息時間還是讓少女安心不少。前幾天沒滿五人的男人們那幾次時間不太長的輪姦,已經讓她每次都高潮得以為自己會死掉,所以少女其實一直都在擔心,今天自己會不會被五個男人狠狠輪姦一整天。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少女覺得自己可能真的會死掉……



雖然已經一次又一次地被迫承受了多次的連續高潮,身體也已經被迫稍為適應了一點,但是每一次當快感退去之後,回想起那種像是連靈魂都被抽空的恐怖感覺,還是讓少女心有餘悸。



少女的心思男人們完全沒在意,反而開始進行一些在少女看來非常可疑的「事前準備」。



男人們給少女準備了衣服,上衣隻是很普通的白色恤衫,但是那裙子對少女來說卻有點太短,長度隻到大腿根部多一點點而已。另外男人們沒給少女準備內衣和內褲,所以少女還是穿回自己帶來的。



然後年輕男人竟然開始給少女化妝。少女本身並不太懂得這方面的事情,好奇地看著年輕男人好像很專業地在自己臉上塗塗畫畫。完成後的結果讓人驚訝,少女感覺自己就像變成了憧憬中的漂亮姐姐似的,臉上的稚氣完全消失,突然成熟起來,跟男人們原本相差一截的年齡差距好像也消失了。除了身體還是太嬌小了一點以外,光看樣子似乎跟男人們隻差不到一兩年而已。



等到都準備好以後,少女的體力也恢復了一點,不用男人們扶著也可以自行走路了。



第一次跟親人以外的男生上街,少女感覺怪怪的。特別是這群男人對她來說根本不是朋友,而是欺負自己的壞人,再加上男人們時不時看向她都帶著惡作劇般的邪笑,更是讓少女感到陣陣不安。



在快餐店吃過中餐後,男人們把少女帶到商場裡一處隱蔽的樓梯間,然後開始脫少女的衣服。



少女吃了一驚,雖然商場的樓梯間一般不太有人使用,但是這裡畢竟還是誰都可以進來的公眾地方。可是少女的體力即使已經回復了一點,卻仍然不可能敵過男人們,手腳都被抓著以後,少女的衣服還是被脫下來了。



男人們把少女上半身脫光之後,又再把恤衫套回少女身上,裙子更是完全沒有動,隻是直接把少女的內褲脫掉了。



還穿著衣服但是裸露出胸部和股間的少女,在男人們的大手撫弄之下,身體很快又作出相對的反應,即使身處公眾地方的恐懼也沒能阻止,一絲絲的黏液從小肉縫滲出。



少女的體溫迅速上升,皮膚也開始染上一層櫻紅。少女的身體在面對男人們的時候已經開始出現習慣性的發情現象,但是少女沒有注意到,男人們也隻以為少女是嚐過性愛以後變得更淫蕩而已。



「小淫女剛才不是說過會乖乖聽話的嗎?別亂叫就好,這邊這麼靜,真的有人走過來我們也會聽到。」頭領壓低聲音說著,稍為冷靜下來的少女也發覺,樓梯裡的回音其實挺大的,真的有人走過來的話確實沒有聽不到的理由。



心裡有了藉口,早就被男人們的淫威震懾了的少女,反抗即時減弱,隻剩下象徵式的輕微扭動而已。



「還在裝清純,原來早就濕透了。」裙子被掀起,少女股間的淫液被男人們發現,立即惹來一陣揶揄,羞恥的事實讓無法反駁的少女羞愧地低下頭去。



讓少女抓著欄杆翹起屁股,略為蹲下遷就位置的頭領,從少女背後把大肉棒壓在濕漉漉的小肉縫上,來回磨擦數次讓淫液沾滿碩大的龜頭,再把小肉縫剝開,最後對準緊閉的膣穴用力一插,讓粗壯的大肉棒一下子整根沒入少女體內。



雖然少女早有預備,但是被纖細手掌遮蓋著的嘴巴還是在巨大的刺激之下大大地哀叫了一聲,緊接而來的猛烈抽插也讓少女隻能盡力抑制一部分聲量,充滿淫糜氣息的嬌吟帶著回音在樓梯間迴盪著。



混合肉體碰撞的「啪啪」聲,事實上隻要進入樓梯間就能聽到這裡有人正在做淫亂的事情。但是男人們並不擔心,故意讓少女化妝得成熟一點,加上不敢反抗的少女配合之下,即使被發現也不會驚動到警方。反正他們本來就不介意被當成壞人,被發現一個少女跟五個男人在做這種事,人們也隻會覺得少女太淫亂。對男人們來說隻要有足夠時間穿回衣服避免尷尬就好,他們可不像少女有被陌生人觀看的暴露癖。



少女卻沒想到這麼多,大肉棒的抽插讓少女的理性受到本能慾望的壓制,除了羞恥以外已經沒能想太多,甚至就連羞恥也讓少女的本能慾望再度擴大。雖然嘴巴不承認,但是心裡已經相信自己有暴露癖好的少女,羞恥的環境也變成了挑動情欲的因素。



男人們追求的是戶外姦淫的刺激,少女則是沈淪在羞恥快感之中。



長髮男人再次拿出兩件奇怪的工具,像是指環似的金屬圓環,外圍再有一圈花瓣似的彩環,整體看來像是一件首飾似的。



蹲在少女身下,把圓環套在少女硬挺的小乳頭上,擺弄了一下不知藏在哪裡的暗扣,少女覺到胸口一痛,那個圓環就緊緊地夾在小乳頭上了,那東西原來是一個乳環。



另一邊的小乳頭也如法炮製,然後少女胸前就多了一對閃亮的金屬乳環。



少女呆呆地看著胸前一對充滿淫糜色彩的金屬環,怎麼看都不像是良家婦女會配戴的飾物。深感自己距離「純潔」一詞越來越遠,少女卻沒有失落,反而再被煽動起更多羞恥的刺激。緊緊夾在小乳頭上的金屬環,重量隨身體晃動還甩動著小乳頭,帶來陣陣快感。



最後的裝飾也準備好,男人們為接下來的「遊戲」興奮不已,紛紛在少女股間兩穴灌入黏稠的精液。而少女也被一浪接一浪的持續刺激推入無盡的連續高潮中,渾然不知接下來還有更邪惡、更羞恥的淫亂「遊戲」在等待著她。





第十七章



商場裡的溫度一直維持在舒適的程度,但是走在其中的少女卻不斷冒汗。



被汗水沾濕的白色恤衫,緊緊地貼在少女身上,內裡裸露的身體,早已超越「若隱若現」的程度,幾乎就是直接的露出。



戴著一副深色眼鏡的少女,目光隻能停留在面前的地闆上,連稍為?起頭都不敢,因為少女隻用想象也知道,陌生人們的目光一定都集中在她身上。



隻穿著濕透的白恤衫,不但暴露出一對櫻紅色的小乳頭,小乳頭上更配戴著一對顏色鮮艷的乳環,就像是故意為了吸引目光一樣。



少女感覺自己的臉頰火辣辣地發燙,完全超越極限的羞恥差不多佔據了少女全部意識。



少女的身體也同樣火辣辣地發燙,原因卻讓少女更加感到羞恥。剛剛才承受過一場激烈的輪姦,發情的身體還沒冷卻下來。可是因為步行的震動讓金屬環甩動著被緊夾起來的硬挺小乳頭,還有自己的暴露性癖,不但讓身體沒法冷卻,反而在如此異常的環境之下,更燃燒起變態的淫亂慾望。



看著擦得發亮的地闆,少女卻不是隻能看到地上的圖案。商場的地闆是真正的「擦得發亮」,反射的光線就像模糊的鏡子一般,即使隔著眼前的深色鏡片,少女還是可以清楚看到自己每經過一處地方的時候,不少人的臉孔都突然轉向自己。雖然表情看不清,但是少女卻不敢?頭去確認,確認人們的表情到底是驚訝、猥褻還是鄙視……



雙腿緊緊夾起踩著碎步前進的少女,速度並不快,因為少女可以從地闆的倒影清楚看到別人身上衣服的顏色,那麼別人一定也可以看到少女那隻到大腿根部多一點點的短裙內,奪目的紅色皮質內褲。無法阻止人們灼熱的視線,緊緊夾著雙腿最少還可以隱藏起皮質內褲上,在股間兩穴位置突出一小截的兩個異物。



在皮質內褲外面探出的一小截異物,連接著皮質內褲內則很大截的東西--兩根電動按摩棒。前面那根就像少女早上體驗過的那根一樣,肉棒般的造型,又粗又長並且佈滿顆粒的按摩棒深深插入膣穴內,緊密地壓迫在宮頸上。後面那根則是由很多個同樣佈滿顆粒的大圓球組成長長一大串,深深地插入到直腸深處。



男人們其實有給少女選擇要不要穿上這皮質內褲,隻是作為交換的條件,如果少女穿上這東西的話,他們就會再給予少女一個假髮,讓少女的樣子更不容易被認出。



這連接著兩根巨大淫具的皮質內褲,在少女看來根本就是連露體狂都會覺得變態的淫穢東西。可是為了不被認出,少女最終還是選擇穿戴上。當然還有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男人們表示如果少女不穿這東西的話,就要在短裙之下光著下半身,這麼一來不但股間兩穴隨時會被看光光,男人們剛剛射進去的白濁黏液還會沿著大腿慢慢流下,到時所有路人都會知道少女做過甚麼淫亂的事情了呢。



雖然這裡跟少女平日活動的區域有點距離,但是在現代科技的支援之下,她清楚知道自己如此「出眾」的打扮,幾乎可以肯定還不到明天就可以在各大短片網站上找到路人拍攝的影片。無法反抗男人們的「遊戲」,自己的暴露性廦被迫展露人前,少女隻好退一步選擇不要被認出身分。為了迴避強大的人肉搜索,盡可能改變外貌是唯一方法。



還有一點少女失算了,看到那兩根東西的時候,少女以為那兩根東西是不會動的……怎知男人們在她選擇了以後,卻拿出一個遙控器,像表演似的把兩根按摩棒各項功能都開動到最強。巨大的震動聲即時在樓梯間響起,按摩棒旋轉的速度快得讓佈滿表面的顆粒也變得模糊不清,高速扭動的兩棒甚至因為扭動幅度太大而不斷碰撞在一起,堅硬卻又略帶彈性的塑膠表面敲打出連綿不斷的低沈聲響。當時男人們隻是表演一下就關掉開關,但是少女原本紅潤的臉孔已經被嚇白了。



當然少女的臉孔白不了多久,剛被五根大肉棒蹂躪過的兩穴再被強行塞入跟大肉棒不相上下的粗大按摩棒,強烈的兩穴擴張讓少女的臉孔再次紅潤起來。少女穿起那皮質內褲的時候,明明體內已經感覺頂到盡頭,兩棒卻還有一截沒能塞入,結果還是得讓男人們幫忙,像他們剛才用腰力強行把大肉棒塞入少女體內那樣,用暴力把皮質內褲強行拉起,再調整腰間的繫帶,最後才「啪」的一聲鎖上。



現在少女雖然隻是小步小步地走,但是塞滿兩穴的按摩棒,即使沒開動還是隨著步伐在少女體內輕輕攪動。一直保持高度敏感的兩穴肉壁在強大擠壓和攪動之下給少女持續製造大量快感。



事實上那頭假髮也是男人們的惡作劇之一,鮮艷的紅色長髮讓少女的形象更為突出。當然人們被那一頭紅髮吸引過來的目光,下一刻就會轉移到少女身上那件濕透的半透明恤衫以及內裡裸露的胴體還有那一對更鮮艷奪目的彩色金屬乳環上。



隨著兩穴的快感不斷累積,少女不禁越走越慢,因為少女感覺到,身體快要到達極限,在眾目睽睽之下到達快樂的極限,要高潮了。



「誰讓妳停下來的?剛才還說會乖乖聽話,看來小淫女是想要懲罰了吧。」耳邊掛著的免提裝置傳來頭領的斥責,少女雖然連忙道歉並且忍著高潮繼續行走,但是男人們隨意找來的藉口根本沒有意義,欺負少女才是目的。處於高潮邊緣的少女還沒走出兩步,肛穴裡的串球按摩棒開始發出微弱的震動。即使震動隻是最低檔次,過敏的肛穴對於微弱震動卻做出了過度的反應,在一陣抽搐之下擅自給少女引發盛大的高潮。



還在走著的少女,在劇烈高潮的衝擊之下,雙腿一軟整個人就失去平衡跌倒了。



「啊啊啊!」少女無法自制地吐出一聲響亮的哀叫。就連走路都會讓深入體內的按摩棒攪動到過敏的肉壁,高潮之下失控挺腰扭動加上倒下的動作,更是讓兩穴肉壁往兩根按摩棒狠狠地壓上去,即使是前面那根一直沒動的按摩棒也讓少女覺得膣穴被猛力地攪動了一下似的。



盛大的高潮再被加劇,雙腿軟掉的少女一時之間無法站起,隻能維持著「Or2」的姿勢翹起屁股跪趴在地上。



「小姐,妳還好吧?」這時一位穿西裝的中年人過來關心少女,少女趕緊扶正臉上的深色眼鏡,確保不會被看到樣子,才?頭回應。



「沒……沒事……喔!」結果剛?頭的少女愕然發現,中年人竟然是她認識的!



這位中年人是少女爸爸的同事,有到過少女家裡幾次,得知少女在名校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優等生時,還撫著少女的頭稱讚少女很乖很聰明。



在長輩面前,自己卻做著最淫穢的打扮。上半身隻穿著濕透的透明恤衫,裸露的小乳頭更配戴著猥褻的乳環。下半身更是穿著稍為彎腰就會曝光的超短裙,而自己現在正正就是擺著會讓裙下風光完全暴露的跪趴姿勢。在高高翹起的屁股後面,所有人都可以清楚看到,奪目的鮮紅色皮質內褲上,位於股間兩穴位置赫然突出兩載物體,略為一想就能知道內裡一定是連接著塞入體內的淫具,再仔細觀察的話還會發現塞入肛穴那東西竟然正在震動著。



自己如此不堪的形象被長輩發現了,絕望的少女竟然再次失控地爆發出過度的高潮。



原本支撐身體的雙手再次脫力,少女上半身完全趴在地上,但是高潮中僵硬的雙腿卻讓少女的屁股翹得更高,讓圍觀的群眾都能清楚看見,皮質內褲的股間部位湧出大量透明黏液。



「小姐,妳還好吧?」看少女再次軟倒,中年人尷尬地重複著相同的問題。雖然角度無法看到短裙裡的東西,但是已經沿著大腿流下的淫液卻能看得清清楚楚,配合少女媚眼如絲的陶醉表情,中年人多少也猜到少女的情況。但是自己既然已經走過來了,也不能就這樣丟下少女不管吧。



再次?頭對上中年人的目光,被絕望籠罩的少女這時才發現,中年人似乎根本就沒認出她來。



這發現讓少女不禁一陣驚喜,就像為身體重新注入動力似的,原本被高潮掏空的身體又活過來了。



少女趕緊改變姿勢,改為坐姿讓裙子重新遮蓋那羞恥的股間風光。



「那個……小姐妳沒事了吧?那麼我先走了……」同樣處於圍觀中心的中年人看少女無視他的問話,隨即轉變問題,想要趕緊脫離這個尷尬的情況了。



少女還在興幸快要避過被認出的危機,耳邊卻傳來頭領的指示,竟然要少女對中年人說出一堆無恥到極點的淫蕩對白。



看到中年人想要站起身,少女一把拉著中年人的衣袖。已經本能地服從男人們的少女,不敢讓中年人離開,使自己無法達成男人們的命令。



「那個……我沒事……嗯……隻是……隻是……隻是屁股裡……的……按……摩棒……嗯……比想像中……舒服……嗚……所以我……一不小心……嗯……高潮了……嗯……啊……」還處於高潮狀態的少女夾雜著嬌吟斷斷續續地說出頭領指定的話,在難以想像的羞恥之中,少女感到體內爆發過後的快感不但沒減退,反而好像又再加強了一點,一直抑壓著的嬌喘已經無法控制地輕哼起來了。



中年人更尷尬了,雖然早已看到少女「突出」的造型,但是少女突然跌倒然後跪趴地上無力站起的虛弱模樣,還是讓善心的中年人過來關心一下。結果少女的回應竟然是直接承認高潮,而且還是在公眾地方塞按摩棒在肛穴裡自慰到高潮。對於這種異常狀況,中年人完全無言以對。



耳邊再次傳來頭領的指令,這次是「想辦法讓中年人抓自己的胸部」。



反正最羞恥的樣子都已經被看光光,也沒人知道我是誰,那麼再淫亂下去也沒關係了吧……



突破限界的羞恥,讓少女在不知不覺間隱約產生了一種近乎自暴自棄的想法。



「那麼……嗯……可以……扶我一把……嗚……嗎……」少女的臉蛋早已在羞恥和情慾的影響之下完全紅透,高潮中的身體更是大肆發放出雌性的本能氣息,目標正是面前的中年人,爸爸的同事。



「當然沒問題……」中年人看著滿臉通紅的少女,迷濛的眼睛和半合的嘴唇處處都透露著誘惑的訊息,即使少女的樣子看起來幾乎都能當自己的女兒了,但是中年人還是不禁怦然心動,肉棒早就硬得脹痛,伸向少女的手也顫抖起來。



「那個……不是扶這裡……」手臂被中年人輕輕扶著,少女卻掙脫開來,硬著頭皮向中年人要求道:「是……扶……嗚……扶胸部……」



「甚麼?還是不好吧……很多人看著。」雖然少女說出的話顯然就是赤裸裸的勾引,但是中年人還是不敢公然向少女的胸部出手,唯有不等少女反對就再抓回少女的手臂,硬是把軟綿綿的少女拉起。



中年人的話讓沈浸在羞恥快感中的少女立即驚醒過來,向四周環視。



四周聚集著大批圍觀的群眾,都在交頭接耳地竊竊私語。少女雖然聽不到群眾們在說甚麼,但是卻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表情,有驚訝的、還有猥褻的、更有鄙視的……



直腸裡的震動讓少女的快感無法停下,群眾的目光讓少女羞得無地自容。



中年人尷尬地離開,提醒少女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隻有逃離現場。



「啊!」可是少女才剛邁開腳步,膣穴裡的按摩棒竟然轉動起來,讓少女的嘴巴再次失控地吐出一聲充實媚惑的哀叫。



「那男人沒碰小淫女胸部,所以任務失敗了,要懲罰呢。」少女的意識再次被極端的羞恥充斥,此刻的思考隻剩下「盡快逃離」這一點,連一陣陣的嬌吟都無暇抑制,更無法顧及頭領的話。



雖然跟過去的淩辱相比,少女兩穴現在受到的刺激算不上強烈,但是在莫大的羞恥之下,少女早就很敏感的體質在發情的過敏狀態之下竟然不可思議地再次變得更敏感。



超額的兩穴擴張,讓膣道和直腸之間隔開兩根按摩棒的肉壁被緊夾著,直腸被震動和膣穴被顆粒輾壓的刺激完全混合在一起,把少女進一步推入快感的泥沼之中。



意識開始模糊不清,少女現在隻知道逃走、羞恥、高潮……



男人們一直混雜在人群中,觀賞少女被迫進行的大膽露出行為,也一直警戒著周圍的情況。



紅髮男人發現遠處一對穿著警察制服的身影,慌忙通知頭領。



雖然少女現在的樣子遠比原本成熟,但是突出的造型實在太注目,如果被警察檢查身分證的話,少女稚嫩的年齡一定會受到注意,再被盤問的話說不定整件案件就會被揭發。



要趕緊讓少女逃到不會太注目的地方。男人們商議一會之後有了決定,開始指示少女向特定的目標進發。



離開剛才的位置之後,圍觀的群眾有很大一部分已經散去,隻餘下一些被少女的淫亂打扮和淫糜氣息吸引的男人還在尾隨著。



「小淫女有沒有看到粉紅色的招牌,快走進去。」被羞恥和高潮衝擊得迷迷糊糊的少女忠實地按照男人們的命令行動。



當尾隨的男人看到少女進入店舖後,猶豫一會最後還是沒有跟進去,畢竟這些男人都是有色沒膽之輩,尾隨一個衣著曝露還插著按摩棒的少女走進這店鋪,實在太礙眼了。



空間感的轉變讓少女終於回過神來,有點昏暗的粉紅燈光,映照著貨架上整齊地排列起來的一排排商品。其中有一些少女也認識,甚至親身感受過,正是今天早上少女才剛剛體驗過的淫具,這是一間情趣用品店。



男人們商議的結果隻是要甩開人群,並不是要放棄露出遊戲,所以少女也隻是從一個羞恥地獄掉進另一個羞恥地獄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