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和尚资源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江湖淫劫

江湖淫劫
发布时间:2019-08-02 02:00:40   浏览次数:687

巴蜀劍閣,堪稱劍道傳奇的門派,閣中為首者號曰劍聖,數百年間代代劍聖

都是神州劍道執牛耳者,為天下第一劍派



茫茫重山之中,有樓閣亭臺鱗次櫛比,建于山間峭壁之上,層層飛檐高挑,

直指蒼穹,有若劍刃一般。劍者,崢嶸而鋒銳,哪怕連居住的房屋也是如此,慾

與天公試比高,這便是劍道,這,便是天下第一劍派,西蜀劍閣!



崇山最高之處,有一小閣,其名劍尊閣,為當代劍聖居所,夜已深,有點點

燭光透窗而出,就像山間的一顆螢火。



噼啪!噼啪!美人素手輕輕挑了挑燈芯,讓屋內更加明亮。



姐姐,宣兒還未出世,這麽著急做什麽,這幾個月攢下的衣服鞋襪恐怕穿上

幾年都夠了,一個小孩子哪用得上這麽多!說話的是個眉間點著紅痣的漂亮姑娘

,一邊撥弄著燈芯一邊輕聲嘟囔著。



秋燕,這孩子可是當不得半點馬虎的,閑著也是閑著,做些小衣服也礙不了

什麽事,反而是個樂趣呢!女人啊,有了孩子以後這半條命就心甘情願地交了出

去,這些等妳當了娘就明白了!女人輕啟貝齒,咬斷了手中的線頭,把剛剛縫制

好的虎頭鞋放進身邊的木盒中,盒內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嬰兒衣物。



女人和挑燈的姑娘有七八分相似,眉眼間極為溫雅,烏黑濃密的秀發盤了一

個漂亮的婦人髻,良好的保養讓一絲皺紋也沒有爬上她的眼角,時間非但沒有讓

美麗褪色反而平添了一份額外的魅力。



姐姐!妳又在催我,我才不要嫁人呢,人家可是榜上第十四位的女俠,哪能

這麽早就嫁出去,再說了,妹妹的男人怎麽也要跟姐夫差不多才是,自然要好好

參詳,哪能這麽草率!姑娘不滿地撅著嘴,發起了小脾氣。



女人揉了揉鬢角有些無奈,好看的眉頭一蹙道妳這性子,我要是不在身邊怕

不知要吃多少虧呢,多達年歲了,還這般毛毛躁躁,哪有個女俠的樣子!



要不—姐姐妳重出江湖吧!我們姐妹二人如今若是雙劍合璧江湖上有誰再是

對手,還記得當初剛涉足江湖的時候,捉住的那個笨淫賊嗎,多虧了姐姐妳,要

不然我這碎玉劍恐怕剛出山就栽在那個破綻百出的騙子手上了!姑娘說著說著眼

中的光芒越來越灼熱,好像有什麽情緒在醞釀著,直直地看著坐在床邊的姐姐。



女人似乎被勾起了回憶,眼神有些迷離,嘴角卻不由露出笑意,衹是片刻又

清醒了過來,嬌嗔道妳這壞丫頭,又來攛掇我重出江湖!



怎麽就不能呢?姐夫他敢不讓不成?!姑娘掐著腰重重地哼了一記。



女人溫柔地摸了摸高高隆起的小腹笑到妳不懂的……



而在墻角的櫃子裏一個粉雕玉琢的可愛小女正瞪著圓溜溜的大眼好奇地偷看

著母親和小姨的爭執。



什麽不懂!我的好姐姐,現在魔教這般猖狂,那西淫落草為寇,在巴蜀盤踞

多年,禍害了多少良家女子,去年張伯父的女兒被汙了清白跳河身亡,這件事妳

也不是不知道,姐姐功力遠超過我,別人不知道,可我知道甚至連姐夫也打不過

妳,若是姐姐重出江湖,妳我姐妹二人彈指間就掃滅這個淫賊,哪能容他在我巴

蜀放肆!



唉……女人衹是一聲嘆息,卻並未做辯解。



哼!姐姐妳的確是金盆洗了手,不問江湖事,但那淫賊可不會管妳是不是江

湖中人,今日妳空有一身本領卻坐看那淫賊淩辱良家婦女,等正道衰微,那淫賊

找上自家門前又有誰來為妳出頭,拱衛正道!



夠了,不必再說了,我現在不再是什麽飛花劍,我現在衹是一個女人,一個

妻子,一個娘親,淫賊也好,正道也罷這些東西都與我無關!



姐姐!既然說到這裏,那秋燕也無話可說了,



姐姐既然不再是江湖中人,我亦不再強求,聽說那西淫最喜食人乳,若是其

為了姐姐而來,妹妹作為正道女俠必會以死相博護住妳安好,姐姐妳衹管做妳的

妻子娘親,看著妹妹死在妳身前便好!



女人臉上有些發燙,半站起身來想要大聲說些什麽,卻又坐了下去,有些黯

然神傷。



什麽人?!寧晚漁一個激靈看向窗外,母性的本能讓她預知到了莫名的危險



一陣陰風猛地將窗扉掃開,吹滅了那盞油燈,借著淡淡的月光可以看見窗臺

上斜倚著一個佝僂的人影,賊溜溜的鼠眼泛著寒光,一張臉扭曲著,似笑似哭頗

為滑稽,卻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陰森感。



何方毛賊竟敢夜闖劍閣,不想要腦袋了?!寧秋燕拇指頂在劍格上緩緩向上

推出半尺,露出的一道銀芒正晃在那個不速之客的臉上。



妳……,妳……妳到底是人是鬼?!寧秋燕毛骨悚然,握劍的指節發白,眼

前這個暫且稱之為人的生物委實太過驚悚了一些。



此人體型不過與七八歲的孩童相仿,卻是滿臉褶皺,好似八旬老人,滿頭的

疥瘡往下淌著膿水,幸存的一綹頭發自腦門而下,搭在塌鼻梁上,其面容好像也

被嚴重地灼傷過,五官歪七扭八地混在一起,就好像扒了皮的瘦猴子蹲在窗邊,

從骨子裏就偷著一種妖邪氣。



阿福,妳不去做事深夜闖入主人臥室是何企圖!寧晚漁右手悄悄探到身後將

藏在枕下的飛花劍握在手中



自是為妳這主人而來!哈哈哈,看招!



秋燕,躲開!身懷六甲的女人兀然從枕下抽出一把寶劍,通體雪亮,有圓形

青色鍛打花紋遍布劍身,好似花瓣飄落,正是劍俠寧晚漁當年賴以成名那一柄飛

花劍。



碰碰兩聲金鐵交擊的脆響,半空中爆開兩團火花,外往地上一看,有四截烏

黑的斷針深深紮入地毯之中。



銷魂針?!



這種歹毒武器對女性的殺傷力的確是太過驚人,其上塗抹的蝕骨春讓不知多

少成名女俠栽其上,此毒雖不劇烈,卻可從身體上潛移默化地轉變女性,許多三

貞九烈的俠女身中此毒後起初並無異樣,但積年累月下往往難以自禁,或與人偷

情,或被手法高明的淫賊暗中馴服,最終完全喪失自我,其中9最為出名的就是

鄭朝廷平虜大將軍李定發妻,曾位列絕色榜第七,綽號女諸葛的諸葛婉兒,此女

才色雙絕更兼一身不弱的武功,與自家夫君更是伉儷情深,于雁門關外與南侵的

蒙古韃子血戰數載間屢出妙計,使得韃子在門關前損兵折將,士氣全無,此女能

以二流的武功躋身絕色榜前十,此等事跡亦占了大部分因素。蒙古大汗兀哥在屢

次挫敗後曾向長生天發誓一旦有人能取陳定……諸葛婉兒人頭,賞赤金200錠,

封千夫長,若能生擒諸葛婉兒,賞赤金一千錠,快馬五千匹,牛羊十萬頭!其痛

恨之深可見一斑。



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奇人,是夜,一蒙面騎手星夜馳入蒙古大營之中,于兀

哥汗面前打開身後背負的大口袋,其中露出一具白嫩女體,赫然是諸葛婉兒!



兀哥汗衹見此女雙頰酡紅,美目迷離,依蒙面人所教,問其鄭軍兵力部署,

糧草輜重竟然有問必答,更是獻出數條破城妙計,兀哥大喜過望,亢奮之下臨幸

諸葛婉兒整夜,兩顆碩大馬蛋中的韃靼精種悉數灌進了小諸葛腹內的城府之中。

自此之後北部戰況急轉直下,不過半年韃靼大軍便拔除了雁門關,將十萬鄭軍困

在了並州中心的定北城中,黑黝黝的兀哥汗位于金攆之中,粗壯的右腿上卻坐著

一位白皙勝雪的絕代佳人,這位佳人已經懷有身孕,穿著卻頗為清涼,通體衹著

一件白綢裙,雙腿大開,跨坐在兀哥的大腿上,可以很清楚的看見肉臀間的水光

,佳人秀氣的腳趾微微蜷縮著,數十萬大軍前穴戶被兀哥0腿上戰甲的鱗片公然

直接摩擦讓其情慾高漲,尤其在張定這個正牌夫君面前盡情展露這種懷著韃靼雜

種的醜態,讓這位佳人的情緒有些異樣。



兀哥汗望著城墻上悲憤慾絕的大將和面面相覷的士兵,黑色的毛手在佳人隆

起的小腹上肆意撫摸,更是在佳人一聲嬌羞的嚶嚀後扯開衣裙,一邊遙遙和張定

保持對視,一邊妄為地吮吸著佳人的乳汁,直到那張定氣的吐血倒地,而那被吮

乳摸肚的佳人自然就是失蹤半年之久的小諸葛諸葛婉兒。



韃靼們的人生很簡單,無外乎就是殺死男人搶奪財富和強姦女人繁殖後代,

如果說有追求的話(),那可以很簡單地概括為殺更強大的男人,搶更多的錢和

姦更美的女人,生更多的後代,在得到了諸葛婉兒的助力後,鄭朝北部局勢徹底

糜爛,僅並北三郡就有將近20萬鄭女被擄掠,而偌大的北方差不多有足足八十

萬青壯女子被擄走,她們的歸宿將是韃靼騎兵充滿羊膻味的帳篷,在草原漫長的

冬季裏作為韃靼騎兵不斷宣泄慾望的工具,並在韃靼人再次準備南侵時挺著大肚

子為他們縫制皮甲,照顧牛羊,養育兒女。大量的鄭女和搶劫的財富讓韃靼的人

數急劇膨脹,而整個北方卻由于女性缺失,人口數十年內都無法恢復,這也為日

後鄭朝的滅亡埋下伏筆,而諸葛婉兒則被封為可墩,並州城破後于兀哥面前挺著

肚子一劍砍下了丈夫的腦袋,為了滿足兀哥變態的報復慾望更是喪心病狂地親手

閹割了幼子,收入宮中作為閹奴,自己與長女一起在兀哥胯下承歡,母女二人為

兀哥接連產下四位王子,成為大鄭人人唾棄的淫婦,蕩女。亦有有心人對此不解

,暗中調查,卻發現一批戰馬,金銀被韃靼暗中送往西部,緊接著一窩蜂亂匪迅

速崛起,百毒淫丐禍亂巴蜀,這才方知足智多謀的小諸葛乃是栽到了西淫手上,

有諸葛婉兒的前車之鑒他一身匪夷所思的毒功更加令人忌憚,尤其是一手詭異毒

辣的銷魂針幾乎到了讓江湖女俠談虎色變的地步。



銷魂針……沒想到當時我看妳可憐收妳入府中做事,本想結個善緣,結果卻

是引狼入室!



此人雖然身世不詳,但光看這一手飛針就能猜個八九不離十,人的名樹的影

,名是惡名,但也足以讓沈穩著稱的飛花劍也不由得雙手發抖。



姐姐,我來助妳!寧秋燕頓時狂熱了起來,抽出自己的碎玉劍,七年前位列

榜中三四名的巴蜀雙姝于劍閣之中再次雙劍齊出!



秋燕,務必小心,此人恐怕就是傳說中的西淫!寧晚漁神色凝重,當年的巴

蜀雙姝之所以殺賊無數靠得就是姐姐的足智多謀,而今這西淫膽敢大搖大擺地闖

進劍聖所居的劍閣想來是必有所恃。



啊?!他就是西淫?!寧秋燕有些慌張,從前行俠仗義多是在姐姐的庇護下

,自身修為更是相差甚遠,充其量也就算是個二流高手,姐姐隱退之後自己也很

少參與真正的打鬥,平日裏對魔教口頭上喊打喊殺,而今真的有這麽一個魔教大

魔頭站在自己面前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夫人很緊張啊,老夫難道就這麽可怕嗎?西淫用臟衣袖將嘴角的涎水擦掉,

一對兒小眼睛死死盯著飛花劍寧晚漁的前胸,就像即將渴死之人碰見甘露一般,

毫不掩飾自己那貪婪的渴望。



寧晚漁本能地樣下掃了一眼,緊致的小衣艱難地束縛著那對因漲奶而越發豐

碩的大白兔,在峰巒的頂端,兩顆紅豆將薄薄的布料頂得高高凸起,因為情緒緊

張的緣故絲絲乳汁不受控制地將綢料氤透,圍繞著凸起在胸前形成了兩片明顯的

濕痕。



無恥淫賊!安敢如此侮辱我,待等家夫回來定取妳狗頭,剜了這對眼睛!!

寧晚漁一橫寶劍,擋在胸前。



眼見沒了這等美景,西淫遺憾地砸了砸舌頭,用特有的嘶啞嗓音尖笑道 桀

桀桀,寧夫人,妳的好夫君現在恐怕還撅著屁股在深山老林裏尋我呢,哪能顧得

上管咱們的好事!



竟敢對姐姐出言不遜,我殺了妳!!寧秋燕嗆啷啷碎玉出竅,電光火石之間

好似室內閃過一道霹靂,不知有多少賊人就連反應也沒反應過來就死在了這快若

閃電的碎玉之下。



寧秋燕感到劍尖觸碰到了阻礙之處,心中高興,想必已經刺到了這淫賊的胸

口,再一用力便能將他紮個透心涼,衹是這一下卻始終也刺不下去,再抬頭一看

,那個扒皮猴子似的人竟然衹用兩根枯瘦的手指就夾住了吹毛斷發的碎玉劍!



好一柄削鐵如泥的碎玉劍!素聞碎玉劍出道七年還是處子之身,既然妳想傷

本尊,那本尊就先讓妳見見紅!衹不過妳用的是碎玉劍,而本尊用得卻是胯下的

肉劍,哈哈哈!



西淫為四大護法之一,實力極為雄厚,遠非寧秋燕所能匹敵,兩指往後一拉

,寧秋燕整個人就被雄厚的力量扯了過來,緊接著一枚黑針直接拍在了脖頸處,

榜上第十四位的碎玉劍就這麽直直地倒在了西淫腳下。



秋燕!!寧晚漁銀牙一咬,顧不上大肚子帶來的行動不便,暗運內力,手中

飛花劍突然揚起,屋內衹聽見一道刺耳的尖嘯破空聲。



西淫本來還想在她面前好好淫辱一番碎玉劍,衹感覺心中警鐘大作,下意識

地一偏頭,再等轉過頭來,後背都濕透了,三尺厚的磚墻竟然被無形的劍氣硬生

生斬出了一道手掌深的口子!



劍氣!竟然是劍氣!!淫丐驚得目瞪口呆,這等境界衹有百年前的一代奇女

子無名氏達到過,據說其已經破空飛升,成為江湖傳說,如今竟在寧晚漁手中再

次現世,如果其再出江湖,憑借此神技絕對可以位列絕色榜榜首,成為天下武功

第一人。



知道便好,還不速速放人?!寧晚漁強行壓下兩頰上湧的紅雲,厲聲道。



好,既然夫人武功如此高深,本尊自當知難而退!令妹這就奉還,衹不過…

…淫丐眼珠子一轉似是想起了什麽,心中不由狂喜?



衹不過如何?!不想要妳的狗命了不成?!寧晚漁色厲內荏地唬嚇了淫丐一

番,固然三年前武功到達化境,遠超丈夫,堪稱天下第一人,但實際因為懷有身

孕的緣故,一身精氣都被胎兒牽扯,貿然出手恐對胎兒不利。



二人僵持片刻後,西淫突然詭異地一笑,大搖大擺地從窗上跳了下來,猙獰

道臭婊子,在老子面前耍威風?!妳再試試還能不能動彈一根手指?!



什麽?寧晚漁顧不上許多,暗暗提運內力卻發現丹田之中有若泥潭,別說劍

氣,連動根手指都有些吃力起來。



毒?不可能的,我玉女素心決已經大成,百毒不侵絕不可能中毒的,衹是為

什麽……



為什麽?哈哈哈,若是往日自然是藥不倒妳飛花劍,我衹是在妳那安胎藥中

再偷偷加了一味藥。



寧晚漁眉頭微挑,心中暗道 不可能,若是藥有問題我的內力必是會有異動

的,怎麽可能一點反應也沒有?!



淫丐早就料到寧晚漁的不解,得意道 那是因為我衹是在安胎藥中安排郎中

加了天決子一味安神的補藥而已,妳怎麽可能吃的出來?!



那怎麽……寧晚漁有些不可置信道。



衹不過天決子一遇上我這根犀角香嘛,嘿嘿,那便是世界上最好的散功散!

西淫將一直背在身後的左手在寧晚漁眼前晃了晃,枯瘦的手指間夾著一根乳白色

的短香。



妳以為若不是為了等藥發本尊會跟妳說這麽長時間的廢話嗎?!哈哈哈!不

枉我研究此藥多年,百毒不侵的飛花劍哦不,應該是天下第一高手終究還是栽到

了本尊手中



妳!!!寧晚漁頓時氣結,靠著桌子緩緩倒了下去。



快哉快哉!西淫連忙將癱軟無力的寧晚漁扶將起來,衹不過西淫體型瘦小,

哪怕直起身來腦袋也堪堪到美人的鎖骨處,所以這一幕可笑地變成了飛花劍搭著

西淫的肩膀,那一顆禿腦袋被玉臂香乳給死死夾住了,香艷的擠壓險些讓西淫喘

不過氣來。



寧晚漁的貼身小衣被西淫直接扯開,兩側衣襟大張著,懷胎美婦的完美酮體

徹底暴露在了淫賊眼前。碩大無比的西瓜肚高高鼓凸著,卻因為保養得當的緣故

,沒有一絲妊娠紋,整個腹部好像玉石一般瑩白通透,淡淡的紅線自頂端而起,

消失在身不可見的密處,將整個孕肚完美地分割為兩個相等的部分,可愛的香肚

臍被腹內的胎兒頂得凸了出來,同樣地一塵不染,呈淡淡的粉色,如同雪山頂上

的一顆寶珠。



西淫由于早年的一些經歷對懷胎女子有一種變態的癡迷,此刻見到這種盛景

完全無法自抑,嗅著那種孕婦特有的乳香,神色癲狂,一頭拱在寧晚漁身上,放

肆的舔著,神聖而又美麗的孕肚被褻瀆地塗上了一層骯臟的唾液,寧晚漁看到西

淫蛤蟆似的趴在自己身上,那根濕滑冰涼的口條在自己孕育著子嗣的神聖小腹上

來回遊蕩,衹覺得惡心慾嘔吐,俏臉上五感交集,也不知是個什麽滋味,恨不得

一頭撞死,但此刻沒有了功力也衹是個尋常婦人,根本無法抵擋西淫的淫威,反

而更加的屈辱。



美,太美了!這才是美,這才是美!!!一臉屈辱不甘的孕胎美婦果然是世

間絕景,尤其是飛花劍妳更是完美的胎奴鼎爐!得妳一人老夫神功可成!?哈哈

哈!



寧。晚漁由于泌奶而充分漲滿的美乳如同水滴一般沈甸甸地懸在她胸前,白

皙似雪的乳肉上清晰可見其下淡青色的血管,能感覺到充足的生機在這對美乳中

流淌,醞釀,杯蓋大小的鮮紅色乳暈蔓延了整個乳首,在水滴最為豐腴的尖端處

,一枚紅色的細肉柱傲然屹立,淺白的奶汁從乳孔泌出,露珠一般,最終匯聚為

一顆珍珠,順著頂端直淌而下,白色的奶漬一直延伸到高高腆凸的孕肚上,被一

根惡心的慘白舌頭盡數收集,吞入口中。



西淫因為早年練功走火入魔的緣故,一根舌頭變得極長,幾乎是尋常人的一

倍有餘,這根味道難聞的灰白色舌頭此刻正放肆地在寧晚漁的孕肚上舔舐著,



夫人的奶水入口柔滑綿軟卻沒有一絲腥膻味,更兼之元氣充沛,乃是生平僅

見之聖品,實在是不枉老夫冒此奇險!



寧晚漁袒胸露乳地靠坐在墻邊,聽著即將開始淫辱行徑的淫賊在對自己乳汁

的口感品頭論足,這些年來親眼目睹被淫賊侵犯女子們的悲慘下場和骨子裏的忠

貞讓她羞憤慾絕,眼睜睜看著這個畸形的怪物貪婪地爬上自己的身體,枯瘦得像

鐵鉤子似的手指開始攀上白嫩豐滿的乳房,頓時奮力反抗的慾望夾雜著惡心感達

到了頂點,恨不得將他一把推開,然而最悲哀的是,曾經可以一掌擊碎岩石的寧

女俠此時卻發現連眨一下眼睛的力氣也不存在了,然而當她看到錦被下那對烏溜

溜的驚恐眼睛時,才總算明白了禍不單行的道理。



雲兒,千萬,千萬不要出聲,千萬不要讓這個淫魔發現!!寧晚漁此刻什麽

也顧不上了,一心衹想著女兒的安微,她從來就不覺得西淫這種邪魔外道之人會

是個尊老愛幼的角色,若是雲兒被發現,落入他手中,下場反而可能比自己現在

更加悲慘,因此絕對不能讓他發現雲兒的存在!



正在用渾身各個部位在寧女俠的玉體上遊蕩地西淫突然發現這位飛花劍停止

了自慰的抵抗,整個人都鬆弛了下來,就連呼吸也在驟然一頓之後緩緩放慢,還

以為是她已然認命順從的緣故,長滿癩疤的腦袋順勢貼上了美婦的胸口,紅著眼

睛,張開滿口黃牙的臭嘴,將覬覦已久的小半個豐潤乳房吞入口中。寧女俠衹覺

得乳首好像被



泡在滾水當中,被燙得麻癢無比,,加之西淫粗礪的肥蛇如靈活地糾纏著峰

頂豆蔻,撚,抹,挑,壓,正值泌乳期的寧女俠根本無法抵抗西淫的高超口技,

羞恥地閉上了美目,緊咬銀牙,再也無法強行閉合乳孔,肥美的母乳就要噴薄而

出。



奈何西淫玩女無數深知這樣非但不能讓美人達到最高的頂點,反而因為這種

意亂情迷下而對日後的馴服平添障礙,無法達到最好的戰果,鼠眼一轉,兩排黃

牙狠狠地咬在乳珠之上,強烈的疼痛讓正慾噴薄乳漿的飛花劍神智一清,羞恥之

下強行用僅存的內力閉合乳孔,這一舉動正中淫丐的下懷,此人自出山以來玩弄

過孕女無數,一手玩弄乳房的催乳的功夫堪稱登峰造極,甚至非得讓這飛花劍不

由自主地噴湧乳汁這才方顯自己之神技,衹見這淫丐靈巧的手指在飛花劍的乳首

周圍?不斷揉壓,畫圈,食指和中指夾住乳頭輕輕提拉,更是不斷運用點穴的手

法刺激周邊穴位,不一會兩衹白兔就泛起了桃紅色,腫脹得硬若墻壁,兩顆櫻桃

呈紫紅,高高挺d立在乳峰頂端,一些乳汁已經不受控制地順著乳房淌下,正在

這時,淫丐卻突然停手!抱著胳膊目光灼灼地與寧晚漁對視,堂堂飛花劍在保持

甚至清醒的情況下竟然就這樣憑空地雙乳發抖,緊接著乳汁爆射而出十餘股,甚

至噴射之後都無法停下來,不停地向下滴落。!



看著寧晚漁羞愧慾絕的樣子淫丐不由大喊痛快,可本來就發青的醜臉不知何

時已經紫的發黑,一抹嘴角竟然有黑血流出,當即有些慌亂,也不顧在做些什麽

,將桌子上的事物一掃而空,把這個半裸美婦摁在桌子上,豐滿的臀部高高撅起

,將下裙撐出了一道完美的曲線,寧晚漁作為經產婦人,身體已經十分肥熟,下

意識地叉開雙腿,塌下腰腹,最大程度地凸顯出兩腿之間的陰庭門戶,便于男人

的插入,衹可惜即將迎接來的不是丈夫的溫存,而是淫賊的瘋狂侵略。



淫丐五短身材自然無法跨過飛花劍修長的美腿而入侵那桃源聖地,幹脆躍到

桌子上,整個人騎在她的後臀上以便插入,此獠作為淫賊之王,自然本錢深厚,

衹不過這一根毒棍卻也著實駭人了些,不同于其短小身材,毒丐這根胯下毒棍粗

大非常,驢馬一般,呈血紅色,好似被扒光了皮,龍頭之上生滿了惡心的小疙瘩

,膿液橫流。



寧晚漁衹覺得臀後滾燙,似巨蛇在翻滾,緊接著隨著撕拉一聲,又是臀部一

涼,蓬戶中心卻如同被烙鐵點中,隨著一聲悲鳴,歸隱的絕色譜女俠,飛花劍寧

晚漁最終難逃一劫終在西淫的毒棍之下失貞!



西淫陰九幽毒功蓋世,渾身都是毒,散發著巨臭的惡屌更是令人作嘔,乍一

進入寧晚漁的桃源洞便如毒龍入海開始攪蕩風雲,寧晚漁已經懷胎七月卻也是慾

望最烈之時,恰如幹柴烈火,顧不上許多便通通接納,陰九幽更有其他打算毫不

憐香惜玉,棍棍到肉,狠狠撞在因為即將分娩而綿軟柔蜜的軟肉之上,龜頭分泌

出來的惡心膿液甚至滲透到了胎膜之內,陰九幽乃是何等毒物,根本不是一個尚

未成型的胚胎所能抵抗,原本清明的羊水迅速變得渾濁,寧晚漁尚未出生的幼子

第一時間感受到了變化,在腹中瘋狂翻滾掙紮,衹可惜在陰九幽的毒性影響下,

寧晚漁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智,成為了一頭衹知道追尋快感的雌獸,腹中胎兒的掙

紮讓毒素更加迅速地進入其血液之中,帶來更大的快感,



躲在箱櫃中的女孩早已驚駭慾絕,這種無法理解的行為深深地印在了其內心

深處,足足過去了一炷香的時間,已經完全沈浸在交合快感的寧晚漁終于放開了

最後的防御,隨著淫丐的一次大力衝擊,原本已經到了盡頭的毒棍竟然更進了一

步,突破了宮口的軟肉,連根部都被蜜穴吞噬。



淫丐衹覺得捅破了一層水泡似的東西,股股熱流順著龜頭湧出,強烈的宮縮

混合著胎兒的擠壓給予了淫丐前所未有的快感,強忍著麻癢將毒屌拔出。狂叫到

寧晚漁,還不將雜種排出更待何時?本尊殺妳一胎便會還妳一胎,從今日起妳便

是我陰九幽的五子胎奴!



此時的寧晚漁卻在經歷著極痛與極樂,渾身都在劇烈顫抖,蓬戶大開,蜜肉

不斷擠壓蠕動著,先是頭顱緊接著整個胎兒撲通一聲順著修長的腿部滾落在地,

躺在地上四肢微微抽動已然是死去了。



櫃子中的女孩全程目睹了自己母親被人姦淫到流產的全過程,甚至連母親雙

腿大開,一根肉繩連接著她與地上的死胎,扭曲著臉龐看向自己,小便失禁以及

陰九幽得意狂笑的樣子幾乎一生也無法被遺忘。



陰九幽獰笑著用寧晚漁的肚兜包裹死嬰,從身上取出一衹瓶子在其上撒了些

藥粉道 什麽狗屁無敵劍聖,衹要粘上老子的毒讓妳變成無臂劍聖!



隨即取出兩衹劍閣中挑潲水的大桶,將飛花碎玉二姐妹裝在其中揚長而去,

甚至出閣之時還遇到了歸來的劍聖,被細心關切了幾句之後賞了二兩銀子,不過

多久,衹聽一聲長嘯,劍聖飛出閣樓直接衝進了茫茫大山之中追殺凶手……



時正仁二十三年,神州動亂,狼煙四起。



北有蒙古韃靼虎踞鷹視,東有倭國海寇泛濫,加之小皇帝六歲登基,天下大

權盡握姦人閹狗之手,官府自顧不暇,市井秩序崩壞,常有盜賊大寇流竄于山間

原野,小則劫財剪徑,大者嘯聚山林為患一方,甚至屢次攻破城鎮,朝廷無暇分

兵,不得不取消刀兵禁令,號召百姓自發抵御賊寇,由此民間武風大盛,便是女

子也能提劍斬佞邪,然俠以武犯禁,朝廷多疑的習性亦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習

武之人雖護國護民,但聚集起來亦有威脅,因此在官府幾次三番的強硬鎮壓與屠

戮下,諸多大俠豪客紛紛歸隱,適逢一代奇女子無名氏的出現,于武林大會上技

壓群雄,成為第一代女性盟主,留下數門衹有女性才能修煉的曠世奇功,江湖中

自此湧現了無數武藝高強的女俠,而朝廷也暗中默許,尤其是近些年以來諸多門

派之中竟然漸漸有了以女子為尊的趨勢。



而今,高原之巔,十三仙劍下天山。蜀道劍閣,絕世雙姝震江湖。洞庭湖畔

,一記仙音群寇滅!有好事者將此等武藝高強,艷壓群芳的俠女仙子通通記于榜

上,按照武藝容貌再加排名,號約絕色譜,一時間譜上俠女皆名聲大噪,天下皆

尊!由此江湖上雌風更勝,不知幾多少女夜夜難眠,暗撫手中寶劍,希望有朝一

日走上江湖,成為譜上一員。



道高一尺,魔亦高一丈,有正自有邪,江湖女俠輩出,然淫賊更是滔滔不絕

,大大小小的淫賊團夥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剿之不絕,殺之不盡,平民百姓家妻

女凡有姿色出眾者無不人人自危,朝廷也在壓力之下屢次三番出兵清剿,奈何淫

賊者歸根究底是賊不是匪,行蹤不定且組織隱秘,白日為民,到了夜間便化身淫

賊,防不勝防,多次無果下衹得放棄,寄希望于江湖正道。



正道之人有絕色榜,淫賊之中亦有武功高強,出類拔萃之輩,以地域劃分,

喚作東南西北四大淫王,四人各有名號,分別為黑面邪佛,邪日不喇。逍遙浪子

,浪百忍。一氣浩蕩,蕩千秋,以及百毒淫丐陰九幽。江湖中人統稱東邪西淫,

南浪北蕩,正道天罰令上各值赤金五百兩,凡有俠女斬殺此四人中一位者,當即

列為絕色榜榜首!



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這四人十餘年來不但沒有掉下一根汗毛,反而摧殘

了無數良家女子,連眾多絕色榜中的女俠也紛紛陷落,堪稱罪大惡極,此道之人

行事極為隱秘,以至于時至今日也不知這四人究竟是何長相,來歷何處,更是無

從追殺,衹知四人之中尤以西淫百毒淫丐陰九幽最為臭名昭著,行事也最為淫邪

且嗜食人乳,若聽聞有哪家美貌新婦有孕或經產不久,必持一破碗率眾下山前去

強討,而且要當著丈夫親人之面親口將人奶從女子乳中吮出,品鑒一番。若是那

家夫人不幸容貌十分出色,還會討要肉身侍奉,直到淫丐喝足食飽,盡情發泄完

獸慾之後再向群匪奉上大量金銀,這才算可以解脫。



受害人家敢有稍許不從,若為高門大戶,則淫丐便暗中下毒謀害,若衹是尋

常人家便直接以武力強行擄掠家中妻子稚女至深山賊窩同眾匪一並姦淫,讓苦主

破家滅門這才罷休。淫丐與那一窩蜂肆虐西蜀多年,來無影去無蹤,其老巢在深

山之中,極為隱蔽,朝廷屢次征討尋之不見,江湖俠女有為民除害者卻往往因功

力不足或種種詭計而落入賊手,至今音信全無。



雍和二年,西淫仗著功力猛進竟然膽大妄為,趁當代劍聖外出之際,單身闖

入劍閣強行擄掠劍道雙姝之一,當時已經身懷六甲的飛花劍—寧晚漁!



寧晚漁,寧秋燕姐妹已非是當年剛剛上榜的豆蔻少女,寧晚漁更是嫁給了當

代閣主,育有一女,早已退出了絕色譜,而尚還守字閨中的妹妹碎玉劍—寧秋燕

卻仍高居絕色譜第十四位,姐妹雙俠,儼然已經成為江湖中的一段佳話,而且現

今的二人功力遠勝當初,如今雙劍合璧之下世間恐怕已經罕有敵手。



但飛花劍懷有身孕,交手時一身功力十成也衹能使出一二層,兩位女俠聯手

最終被西浪三十招破了合璧之勢,眼見妻妹就要被西浪擒走淪入魔窟,劍閣閣主

,當代江湖最強者,劍聖石頂天及時返回,救下妻妹,衹可惜其妻子傷勢過重當

場香消玉殞,怒極的劍聖追殺西浪輾轉三百裏,重傷之,自己亦被打斷一臂身中

奇毒,十日之後暴斃而亡,而淫丐此戰後十年不出江湖,傳聞其早已重傷不治,

于某個不為人知的角落變成了一攤枯骨,然而傳聞究竟是傳聞,這一大魔頭究竟

是生是死,久而久之便成為了江湖的一大謎團。



劍聖之死讓江湖人人自危,在之後的數年間,沒有了劍聖的鎮壓,淫賊的惡

行開始變本加厲,被擄走兩名下山女弟子的鐵劍山莊莊主林劍寒曾大發英雄貼,

含恨放言魔宗不滅,鐵劍不休,然而就在當天晚上,林劍寒之女林瑩瑩,絕色榜

第三十七位的女俠卻離奇失蹤,次日,一件白色的肚兜被挂在鐵劍山莊的金匾之

上,到場九門十二派的上百人都親眼目睹了其上的點點紅梅和淫精穢液,一向以

剛毅耿直著稱的林劍寒攥著親生女兒的肚兜在諸位正道同盟面前面似火燒,急怒

交加之下一口心頭血噴了出來,仰天長嘯三聲,堂堂正道大俠竟然被生生氣死!



正派名宿,南海素衣庵的定逸師太聽聞此事心頭大恨,提起神兵素心劍,單

人獨劍衝入北疆茫茫大山,追殺顯露行蹤的北蕩蕩千秋,然而半年後,正道之人

卻在邊荒最下等的窯子中發現了一個身懷六甲的光頭老婦,這老婦四肢俱被利器

砍斷,眼瞎嘴啞,被一群乞丐當作免費肉洞,與豬玀同吃同住,直到被人洗凈臉

面才驚覺此人竟然是一直杳無音信的定逸師太,素心庵來人默默將老婦接走,從

此閉門謝客,宣布不再涉足江湖。



屋破偏逢連夜雨,正仁三十五年,小皇帝暴斃,八王奪嫡,大鄭天下四分五

裂,武林正道引為臂助的朝廷大軍疲于奔命無暇顧及小小淫賊,反之眾淫賊有了

造反賊眾的助力,更是如虎添翼,如今乘亂而起,江湖中即將迎來一場前所未有

浩劫。



中都大覺寺,此寺原本為前朝一破廟,今朝卻不知何時突然香火興旺起來,

有種種靈異之事在民間口口相傳,以至于香客絡繹不絕,更有汝陽王一擲千金,

短短三年時間平地起高樓,將這一座廢廟修建得富麗堂皇,以王爺之身也時常前

往參禪,大覺寺由此名聲在外,儼然已為中都的一個標誌。



此時此刻,大覺寺地下密室之中,一渾似羅漢的黑僧通體衹披了件袈裟,這

厮身高足足高出常人一頭,筋肉虯結,膀大腰圓,盤坐在地上就如那鐵塔一般壯

碩,僧人胯間卻跪坐著一位瓷娃娃般雙手合十的稚齡少女,價格不菲的襦裙遮蓋

在兩個人臀股交疊處,少女眼神迷離,口中唸唸有詞,不過從其不斷扭動的翹臀

和裙角翻飛時的驚鴻一瞥來開兩人衹怕正緊緊連接在一起,而且由于激烈的撞擊

,少女的雛菊乃至雪白的兩片臀瓣都被濺上了點點紅色。



若有王府之人在場定會驚呼,此女乃是汝陽王側妃王氏所生,與平虜大將軍

之子張定指腹為婚的安慶小郡主!此時北方敗訊尚未傳來,如被傳出去安慶郡主

與此獠有苟且之事,而且獻出了紅丸,恐怕立刻就會天下大亂!



彌—陀佛,佛種將出小施主此時不收更待何時?!衹見這黑僧虎吼一聲,一

衹手攥緊少女的兩衹椒乳,另一衹手卻掀開襦裙,伸入少女兩腿之間放肆地搓弄

著光滑無毛的墳起,兒臂粗細的黑色肉杵即使已經深入少女的宮巢卻還有一大半

暴露在空氣之中,兩瓣尚顯青澀的蜜唇幾乎要被撐得破裂來開,隨著黑僧鋼球大

小的卵蛋一漲一縮,少女的嬌軀抑制不住地顫抖起來,口中經文早已顧不上唸,

雙眼上翻喉嚨裏發出些細小的聲響,兩衹手本能地捂著快要裂開的小腹,目光神

聖,艱難地承受著黑僧一波波的濃精注射。



過了半晌,黑僧才將碩大的頭顱從少女散發著好聞奶香味的脖頸處抬起,衹

見此人厚唇塌鼻,一身厚皮漆黑似碳,與中原人相貌迥異,兼之四肢發達,身材

雄壯,反倒更似深山老林裏的猩猩一般,此刻和白凈的少女相擁交合,有一種野

獸與玉人的強烈視覺反差。



黑僧。身前的莆團上亦有一位與少女容貌有八成相似的美婦,這美婦身材曼

妙,眼波中媚態流轉,雖年過三十,卻另有一番滋味,身為汝陽王側妃的王氏,

此刻卻渾身赤裸,跪伏在這黑僧面前,雙腿間沾滿淫精穢液,一片狼藉,右臀瓣

上紋著一衹奇怪的黑色蓮花,。此刻心無旁騖正貪婪地舔舐著黑僧的腳趾



見黑僧在女兒的嫩穴中完成爆發,神色迷離的王夫人此刻早已按捺不住,毫

不在意黑僧的醜陋面容,從後背攀附而上,白嫩嬌軀貼在黑肉上,檀口微張,在

黑僧耳邊輕吐蘭芳:小女頑劣,不堪大用,未能讓佛爺布施盡興,罪婦願獻出白

銀兩千兩,赤金50錠,入寺參禪一年,以蒲柳之身供奉佛爺,為佛爺孕養佛胎

,衹盼佛爺憐憫再行賜下捨利度化罪婦。



黑僧大為滿意,伸出兩根指頭從身後的金盂中夾出一粒龍眼大小,紅彤彤的

丸藥,沒等探出手指,王氏便主動擁了過來,用香舌卷走,更是嘖嘖作響地吮吸

著黑僧的手指,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黑僧推開安陽郡主,在王氏豐滿的蜜臀上

狠狠地扇了一巴掌,惹得其一聲驚呼,隨即食髓知味地乖乖撅起香臀,掰開花瓣

,引佛杵度化。



阿彌陀佛,中原人果真罪孽深重,不遠本座千裏迢迢前來度化。黑僧貪婪地

盯著王氏的成熟肉體,肉杵噗呲一聲齊根而入,密室中再次響起了女人的嬌啼。



放眼三人所在的密室,一股奇特的異香充斥,使人意亂神迷,在四周的角落

裏癱軟著大量白嫩的女體,皆是中都顯貴人家的女眷,此時卻全部沈浸在性愛的

餘韻之中,姿態各異,或如同女犬一般爬伏在地,雙腿之間不斷有精水滴落,或

大字行躺在地上,高聳的乳首滿是齒痕和幹涸的唾液,更有可憐的少女蜷縮在角

落中,密處的血跡和眼角的淚痕未幹……



衹不過相同的是在女體的各個隱秘部位,或是乳根,或是大腿內側,更有甚

者直接在光潔的陰阜上都紋著這一衹邪異的黑色蓮花,如有正道之人在場定會認

出此乃外域邪教的印記,而那黑僧正是趁著天下大亂偷偷竄入中原興風作浪的黑

面邪佛—邪日不喇!



深夜,紫禁城,鳳鑾殿。



沙帳之中隱約可見兩個人影,一個乃是前渤海國公主,現大正皇後拓勃玉兒

,而另一人竟是個身材修長的男子,這男子不但大咧咧地坐在皇後的鳳榻上,似

乎還在寫寫畫畫。



過了許久,拓勃玉兒許是有些不耐煩,嗔怪道 妳這賤民,若再作弄哀家,

小心哀家命人去了妳那煩惱根,省得整日介在宮裏上躥下跳。



陳冠東眯縫著眼睛,最後將拓勃玉兒右邊蜜唇上的朱砂痣拓在畫紙上,將筆

一丟,調笑道 但去無妨,就是不知玉兒妳捨不捨得?



冤家!拓勃玉兒一欠身讓開地方,陳冠東立刻如同泥鰍一般鑽進了錦被之中

,隨後被翻紅浪,一夜笙簫。



陳冠東從貼身處取出兩張畫紙,其中一張中的女子鳳袍霞披,雍容華貴,而

另一張則美腿大開,酥胸半露,連蜜唇上的朱砂痣都清晰可見,赫然是方才春宵

一夜的拓勃玉兒!陳冠東心中頗為得意將這兩張畫紙題字鄭後拓勃玉兒,末了又

在右下角填了一行小字浪百忍雅正,仔細裱糊後加入自己的得意之作燕昭集中,

積年累月之下這燕昭集竟然有將近五冊之多,可惜數年前請人尋裝訂匠人重新休

整時不甚遺失過其中一冊,而其中一張被不甚流出廣為傳播,一直傳到兩廣總督

彭文光手中後才發現這是自己嬌妻的春宮圖,而其私密處的獨特形狀又圖中相差

無幾,被陳冠東題曰翩然若蝶,幾乎整個官場在酒桌談笑中都不忘調侃一下這位

蝴蝶總督,惹得彭文光勃然大怒,短短四個時辰就將裝訂匠人繩之于法,而其後

流出的一冊上百張燕昭圖幾乎在整個中原掀起軒然大波,這下整個朝廷在也無人

提這蝴蝶總督了,其中涉及之廣,女性地位之高,出人意料之甚,讓廣大群眾嘆

為觀止,由此陳冠東的本名雖無人知曉,筆名浪百忍卻傳遍大江南北,為豪門大

家恨入骨髓,而平民百姓更多的確實崇拜與羨慕,被列為四大淫賊之南的南浪,

人送外號逍遙浪子,浪百忍!



鐵劍山莊,中原地區最大的幫派,幫眾上萬,漕幫起家,掌握兩河漕運,勢

力驚人,上門主林劍寒投靠了朝廷,更是得封二品散官,威望更深。而今卻被淫

賊氣得嘔血而死,這等結局怎能不令人扼腕!



天下英雄義憤填膺,其中尤其以北地豪雄,林劍寒歃血為盟的兄長,有著小

孟嘗之稱的歐陽風為甚,此人義薄雲天,交友甚廣,更兼之財力雄厚,時北面韃

靼肆虐,武林人士奮勇參軍殺敵,歐陽老前輩設下義莊,收留戰死義士的妻女幼

子,免去了後顧之憂。



韃靼大軍之中掌斃兀哥六子,身中數百箭而亡的遼東大俠宋百川,其女于義

莊之中突患奇病,歐陽老前輩竟以高齡之身親至北疆,以紋銀兩千兩請出鬼手怪

醫為其診治,衹可惜路途遙遠,還未至義莊此女便一命嗚呼,其母傷心慾絕也一

並懸了房梁,此事雖然可以,但歐陽老前輩之仁義天下共睹,甚至有不少武林之

人抗擊韃靼前專門將妻女幼子在義莊中安置,以防萬一。



而今這位年近六旬的白發長者風塵僕僕幾千裏趕到鐵劍山莊為亡弟吊唁,更

是親自追入茫茫大山,憑借一身高絕武功,成功救回亡弟之女林瑩瑩,扯掉了北

蕩的一衹胳膊!



此等義舉讓武林正道感慨,本就德高望重的歐陽風在江湖中威望一時無兩,

如今坐鎮鐵劍山莊竟隱隱有號令群雄的氣勢。



鐵劍山莊正堂之中人頭濟濟,一個偌大的奠字高懸。前任鐵劍門主林劍寒的

靈堂便設在此處,歐陽鋒立在上首,隨年歲已高但站姿挺拔,如同勁鬆。面目略

顯蒼老,但依稀可見年少時的英姿。這長者兩眼之中精光深蘊,太陽穴高高鼓突

,一身修為遠不是一般人可以揣度,此刻神情激昂,大聲怒斥武林淫賊之猖獗,

提起亡故義弟往事竟不由老淚縱橫,令在場眾人也感同身受,提到深情處時林劍

寒遺孀再也控制不住情緒,踉蹌兩步竟差點栽倒在旁邊妙音閣閣主身上,幸得歐

陽老前輩眼疾手快,一把將其扶住,那林氏愣了一下,似是緩過了神來不由伏在

亡夫棺木上放聲痛哭。歐陽風更是鋼牙咬碎,在武林眾人面前立下重誓,必帶領

鐵劍山莊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要將蕩千秋碎屍萬段,以祭奠亡弟在天之靈。



末了,在場諸位對林劍寒遺體深深一躬,衹不過崆峒派一頑皮童子未諳世事

對這一舉感到極為好奇,在人群中並未鞠躬,反倒恰好看見這位方才義正言辭的

老者將手掌重重按在義弟遺孀的豐臀之上,手指深陷在臀肉中,趁眾人不注意大

肆揉捏起來,童子正要跟身邊大人講起這等有趣之事時卻發現那衹大手早已不在

,衹當是自己眼花,撓了撓頭很快就將此事淡忘下來。



待等安待好諸位武林同道,歐陽風和林氏轉身步入後宅,諸位倒也對此沒有

異樣,畢竟歐陽老前輩德高望重,是林劍寒的義兄更有六旬高齡,再怎麽說也不

會對亡弟女眷有何淫唸,衹當其不放心亡弟家人,連夜守護,因此紛紛拱手表示

尊敬。



歐陽風對著拱手的武林同道鄭重回禮,挽著傷心到幾近昏厥的義弟遺孀大踏

步走進後宅,剛剛離開他人視線便重重兩巴掌打在亡弟遺孀林氏的臉上,陰沈著

臉低吼道:賤人!方才不要以為老夫沒看到妳的小動作!



林氏捂著紅腫的臉頰恨恨道:妳這人面獸心的老畜生,下藥害死我夫君,圖

謀我夫家產業,這等禽獸行徑當被天下人共誅之!



歐陽風怒及反笑,反唇回擊道:須知我那義弟可是被妳這淫婦親手下毒,大

庭廣眾之下嘔血三升而死,至死還捏著妳的裙角不放,我若是禽獸妳豈不禽獸不

如!



畜!畜生!還不是妳誆騙我,我又如何知道那是毒藥!林氏眼神閃爍,被戳

到了軟肋。



那日在老夫胯下快活時怎不見妳這般模樣,若不是叫聲太大,被人聽到,我

那弟弟也不至于身死。歐陽風神色得意,解下腰間麻繩將林氏捆了個結實,未等

林氏反抗便撩開孝服下擺,整個人騎在林氏的腰肢上,筋脈虯結的粗長老根輕車

熟路地齊根而入。



娘,義父,妳們在幹什麽?



歐陽風猛地被撞破好事,亡魂大冒,鐵掌挂風向身後之人的腦袋甩去,未料

竟打了個空,轉頭看去這才發現竟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女童,輕含著手指好奇地看

著兩人的交合處。



歐陽風一邊加大力度,抽插得林氏嬌喘連連,一邊面容慈祥對林劍寒的小女

兒溫和到:義父在和妳娘撞屁股,這樣妳娘才能快些高興起來,不信妳看看。說

完狠插幾記,讓羞憤慾絕的林氏瞬間達到巔峰,在女兒面前一瀉千裏。



義父好厲害,我也看到過爹爹和娘撞屁股,義父比爹爹撞屁股厲害多了!棍

棍也太太太大了,好嚇人啊!



哦?妳爹爹和妳娘撞屁股被妳看到過?歐陽風玩味道。



韻兒!住口!



歐陽風重重一掌甩在林氏豐臀之上,示意其閉嘴,一邊饒有興趣地聽著女孩

的描述。



嗯!衹不過爹爹沒有義父厲害,撞一下就停住了,爬在娘身上很長時間,棍

棍也很小……



孽障!不許這樣說妳爹爹!!女兒的童言無忌讓本就羞愧的林氏無地自容,

顧不上身上的歐陽風,連聲斥責道。



寶貝,繼續說!歐陽風淫心大起,幾下大力衝擊讓林氏說不出話來。



可,可爹爹的棍棍真的很小啊,娘不是說不讓韻兒撒謊的嘛!



寶貝,別聽她的,告訴義父,到底有多小?



就,就這麽大,小小的像蟲子一樣。韻兒天真地伸出晶瑩的小拇指比量著給

歐陽風看。



哈哈哈哈,我的好弟弟當真是生了根了不起的小家夥,怪不得這淫婦一勾就

上,哈哈哈!!乖寶貝,讓義父親親!



韻兒歡快地騎在了林氏的腰上,調皮地伸出小舌,探進了歐陽風的大嘴,熟

練地攪動著對方口中的老蛇,腮幫子癟著,粉嫩的小臉漲得通紅,用力吞咽著被

吮吸出來的濃痰。



良久,雙唇分開,歐陽風用舌頭頂開韻兒的貝齒,一口暗黃色的殘留痰液送

進這個漂亮義女的粉舌上,看見瓷娃娃似的韻兒忽閃著大眼,認真吞咽著自己的

痰液,不但喉嚨一陣清爽,深藏在慈祥外表下的淫猥之心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一個不注意精關大開,在林氏肥熟的子宮深處爆射而出。



啪啪啪!好個天真爛漫小淫娃,蕩先生畜奴手段堪稱一絕!不知這支小奴可

否割愛?說話間一人從園中小徑緩步而出,此人身量不高,看上去有些稚嫩卻有

狼視鷹顧之貌,生著一雙羅圈腿,華貴的上衫大敞著,露出滿是黑毛的胸腹,寬

大的前額剃得發青,兩條細辮子從耳後垂下,編雜著金銀玉石。



脫脫殿下!歐陽風心中一驚,連忙拱手,面上有些為難。韻兒著實招人喜愛

,尤其是此時正主動用小嘴幫自己清理肉莖,若是直接就送給這韃靼王子,還真

是心有不甘。



蕩先生,來個玩笑而已,先生的愛好我早有耳聞,妳們中原有句話,叫不奪

人所愛,我脫脫不但不奪去,反而要大大的滿足妳!



脫脫見勾起了歐陽風的興趣,頓了一下,得意道三日前我部捉到了妳們中原

的燕王,妻妾子女皆被壓回大都,衹不過倒是有一對孿生郡主雖說是美人胚子,

可年歲過小無人看中,輾轉到了本王的手上,不知蕩先生意下如何?



歐陽風眼睛一亮道殿下有何事盡管吩咐,在下定當竭盡所能!



很好,既然蕩先生如約拿下了鐵劍山莊,漕運想必自不是問題,我們明人不

說暗話,熟鐵十萬斤,三月內交付,並州倉內糧食妳可運走十五萬石!五萬石是

大汗賞妳獻出逆賊宋百川家眷有功,這逆賊殺我父汗一子,便要讓他妻女十倍相

還!



哈哈哈,老漢王龍精虎猛,非常人也,想必我那弟妹和侄女此時已經開始在

汗王帳中養胎了!此事殿下放心,十萬斤熟鐵老夫必如約運至!



蕩先生不愧是我草原的好朋友,衹不過那兩個中原女子比起父汗的可墩實在

是相差甚遠,如若先生與西淫再次聯手捕捉母親那等尤物時還望提前告知本王,

本王必全力相助!



謝小王爺!!



歐陽風從後門送走了脫脫王子,衹感覺一陣鄙夷——不過是一個小諸葛就讓

其魂牽夢繞,如讓其知曉自己和其餘三大淫王準備合力擒拿的當今絕色譜第一人

,上官婉兒的師姐,大正傾城公主鄭妙儀,豈不魂都要丟了,空有大軍卻不過是

個沒見識的韃靼而已!就連妳那韃靼爹也不過是我等的一枚棋子爾!



正在思量間衹見歐陽風耳朵一抖,猛地轉向房頂,正聲道北出山海有歐陽,

風起蕩千秋,各位同道,別來無恙!



沒想到聲名赫赫的歐陽風也是我道中人,當真是讓小弟大吃一驚啊!屋頂一

人聲音極有磁性,說話間手中折扇一展,其上所繪裸女數十,皆是上上之姿。



彌陀佛!多說無益鄭妙儀此等妖女貧僧自當度化!折扇人旁邊一魁梧僧人手

中兩枚烏沈沈的鐵膽轉得瘋快,但一提鄭妙儀的名字便戛然而止,被粗壯的黑手

攥得咯咯作響,連帶著黑僧脖頸上的一道慘烈疤痕也因充血變得通紅。



至于那第三人竟然是一個高挑豐滿的女子,可惜此女面附白紗,身披大氅,

除開異常隆起的腹部外沒有半點可以表露身份的地方。



女人?彌陀佛!毒乞丐妳上次派來的那衹胎奴老衲可是受益匪淺,妳若在不

現出真身,這一衹老衲也要笑納了!說罷邪日不喇突然暴起,憑空踏出數十步,

飛躍到那女子面前就要一把擒拿而下。



大膽!衹聽女子一聲嬌叱,出手快的不可思議,便是一劍斬出,隱隱約約有

風雷之音,邪日不喇距離此女還有數十步的距離就覺得一股鋒銳至極的氣勢撲面

而來,下意識地甩出兩枚玄鐵膽,衹聽金鐵交擊一聲,竟然被斬為兩段!



劍氣!!邪日不喇狼狽地落到地上,不由心有餘悸看向那女子,西淫的胎奴

是沒有意識的,而那女子卻分明神誌清醒,若她是正道女俠,以這種修為,所謂

四大淫王今日恐怕都要折戟在此了。



誰料正在眾人忐忑時這蒙面女子的腹部竟然傳來孩童的聲音:黑禿,本尊這

衹胎奴的威力豈是妳可以想象的!飛花奴,給我砍了她的禿腦殼!



歐陽風聽聲大喜,連忙阻攔道:老友神功已成,乃是大喜之事,邪日也是無

心,更何況此次行動其作用匪淺,還望老友息怒!



老禽獸的這張嘴還真是一絕啊!黑禿,也多虧妳搶了我那衹四子胎奴,如果

不是這樣,本尊何來這衹八子胎奴!哈哈哈!



女子大氅突然分開,其內片縷未著,那腹部的隆起竟是因為攀附著一個男童

,看上去有三四歲的模樣,唇紅齒白分外招人喜愛,誰能想到剛才那等凶蠻之語

竟是出自他的口中。



八子胎奴……浪百忍緩緩將折扇折起,這些年混跡于各大世家門派乃至朝廷

的內宅中,因此見識頗廣,曾有苗疆巫術名為九子鬼母術,乃是苗疆女蠱師利用

自身分娩而進行修煉的詭異毒功,蓋因長期修煉毒術導致體內毒性過強,長存人

體難免暴斃,因此通過妊娠將毒素轉移到胎兒身上分娩而出,並將死胎用秘法炮

制,喂養蠱蟲,如此重復九次,直到九衹蠱蟲自相殘殺至衹剩一衹便成了這九子

鬼母蠱,將其納入宮穴深處孕養的女子也被稱為鬼母,從此百毒不侵不說,所得

一身毒功更是極其陰毒可怕,這毒丐想必中毒已深時不知從何得到了此功的修煉

辦法,並進行了某種不為人知的改進,才會以如此形象出現。



浪百忍再仔細往那女子看去,衹見這女人腮凝新荔,鼻膩鵝脂,隱隱約約有

些熟悉,後來才恍然大悟,竟然是多年前據傳慘死的寧晚漁,此女乃是有名的天

縱之才,沒想到些許年間竟然達到了這種高度,並被淫丐偷偷煉成了胎奴。



咳咳咳!淫丐正在得意之時,臉上突然一絲紅暈,緊接著整個頭顱突然變成

赤紅色,當即神色大變,湊在寧晚漁的乳首上瘋狂吮吸,寧晚漁似乎早就習以為

常,眼中滿是慈愛,將手伸進男童褲中,掏出與其體型大相徑庭的凶惡巨根,雙

腿微分便納入進蜜洞之中,兩人隨即不顧一切地交合起來,淫丐將幾股黑色的精

水注射進寧晚漁的子宮深處後這才恢復清明,抬頭示意寧晚漁,兩人幾個呼吸便

消失在天邊。



看來這爛丐果然出了問題,如此一來大可不必擔心其出工不出力,武林第一

高手作為胎奴,哼!這乞丐倒也是敢想!歐陽風玩味一笑,緩緩走回鐵劍山莊。



此等手段,與我兩路,但此時缺他不可,罷了!浪百忍身姿瀟灑,如一朵屋

頂上的雲向當地府尹的後宅飄忽而去。



此人毒功神妙卻不自知,僅僅一個四子胎奴就讓我受益匪淺,一但全部得到

,我未必不可稱為中原國師,操控皇帝,享樂後宮,更可大肆將如我一般的昆侖

人引入中原,利用人數巨大的中原女子繁衍後代,真正地呼風喚雨,成就黑蓮佛

國!



四大淫王心中各有小算盤,此次聯手,在江湖乃至朝廷必將掀起一場驚濤駭

浪!